19年,他每天等人去死:421条人命背后,是救赎与被救赎的故事…

在南京的长江大桥上,车子压着车子,黑压压地堵成一片。

车上的人不耐烦地冲着桥上的轻生者骂:「妈的赶紧跳」,公交车上的人也打开车窗,挥着胳膊数「一、二、三」,接着全车人齐声大喊:「跳!」

轻生者就逐渐变成一个小点,消失在泛起涟漪的江面。

这一幕就发生陈思的眼前,而前一秒,他正在劝轻生者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陈思,是一名普通的业务员。每逢周末和节假日,他都会骑着电动车,来大桥上巡逻, 目的只有一个——劝生。

据官方不完全统计,自南京长江大桥通车以来,有2000多人在这里跳桥结束生命。

在死亡的渲染下,这座本是南京地标的大桥拥有了另一层身份——定人生死的「奈何桥」。

而陈思则成为这座「奈何桥」上的摆渡人,渡心有眷念的人重回人世间。

01

大桥日记

周末早上7点,天刚破晓。

陈思就会带着一壶热水,骑上电动车,前往长江大桥,开始一天的巡逻。

纪录片《天使在南京》截取

刚开始的时候,陈思抱着「宁可误会,不可放过」的想法,见有人在桥上徘徊就上前搭话,闹出过不少误会,甚至有时候直接挨了一巴掌。

渐渐地,陈思学聪明了,专盯着那些心事重重、神情恍惚的徘徊者。他说,现在百米之内,只需一眼,自己就能看出个大概。

纪录片《天使在南京》截取

陈思有一个习惯,每天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下自己每天救人的经历,取名为《大桥日记》。 迄今为止,陈思已经救了421条人命。

透过日记里记录的点滴,陈思发现金钱、感情、疾病往往是压垮轻生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2000年,陈思路过长江大桥,看见一个小女孩倚靠在栏杆上,失魂落魄。

惊觉不对劲的陈思,立马将女孩拦腰抱下来。

女孩是来南京打工的,却误入了传销组织,以死相逼才逃了出来,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饭。

陈思救下她的时候,女孩只是哭着说:「叔叔,我饿」。

这是陈思第一次在大桥上救下轻生者,也是这一次让陈思明白原来自尽的人是可以救的。

纪录片《天使在南京》截取

正如心理学博士张纯所说: 「真想自尽的人,生的欲望和死的诱惑同时存在,这时候人极端矛盾,一句话可能就改变生死,所以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在每一个轻生者的背后,藏着的是一段无人倾听的苦难经历。

陈思印象里最深的是一个叫平平的女孩。

见着她的时候,平平坐在江边,两只腿泡在冰冷的江水里,任陈思怎么喊,都不理会。

拉着女孩上岸后,陈思惊讶的是一个瘦弱的小女孩,竟然背负了那么多。

父母离异后,平平一直是和残障的爷爷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来,连一段饱饭也没吃上。

好不容易,平平考上大学,家里却交不起学费,父母也完全置若罔闻。

为了凑齐学费,平平独自来到南京打工,结果因为未成年,大家都不愿意用她。

没多久,陈思和朋友一起凑了一万元,给女孩当学费。

陈思还遇过一个被冤枉的中年男人,想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陈思劝导半天,依旧没有任何进展。直到男人要求陈思替自己写个证明,来证明自己的确受了冤屈。

陈思的证明只有三十个字左右,也没有任何印章。

可就是这样一张简陋的证明,让这个男人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被信任,他不想死了。

後来,陈思一遍遍地说: 「想死的人其实都是善良的人。他们只是想解决痛苦,而不是害人,如果是后者,就不会想自尽。」

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人生中迈不过去的坎,如果有人愿意来拉自己一把,结局或许会变得不一样。

02

至暗时刻

陈思,也是吃过苦的人。

1990年,陈思,22岁。背着一百斤的大米,陈思就和老乡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南京讨生活。

当时,陈思在建筑工地上干活,每天推板车铲铁锹,身上穿的衬衫脱下来,抖会儿都是盐。

连工地的门卫大爷都瞧不起他们,嘲笑说:「妳们这群人看到美女来了眼直勾勾的,可人家城里人宁愿跟狗睡觉,也不会跟妳睡觉的」。

3个月后,大米吃完,老闆却没了踪影,当初承诺的工资更是分文未见。

陈思本想赚钱补贴家用,也让自己能在城市立足。

然而,现实的残酷,让陈思心灰意冷。

身下没有余钱,陈思只好和老乡一边要饭一边徒步走回老家宿迁。

途中经过长江大桥,彼时,陈思还不知道每年会有超过数百条生命在这座大桥上消散。

偶然下,陈思遇见了早五年来南京打工的大爹。

大爹劝陈思:「回家有什么出息,我现在每天早饭三根油条,一碗豆浆,村里书记也没我吃得好。在这儿,只要不懒,饿不死妳。」

听了大爹的话,陈思决定留下来,先在菜市场捡破烂,等攒足本钱后,开始卖菜的营生。

1996年,在老乡徐阿姨的帮助下,陈思开了一家小商店。生意好的时候,小商店每日利润能有千八百块。同一年,陈思和一个南京女孩结了婚,结婚的第二年,女儿出生。

仅仅七年的时间,陈思在南京成了家、立了业。

陈思妻子

曾经沿路要饭的穷小伙,如今已经把老家的草房变成了瓦房。时过境迁,陈思总会想起,当初是有人拉了自己一把。

2003年,寻常的一天,陈思在电视上看到新闻播报:一名宿迁的女大学生,抱着毕业证书从长江大桥上跳了下去。

那一刻,陈思感同身受: 「他们只是被眼前的困难暂时吓傻了,只要有个人点醒他,让他脑子转过弯儿来,人生就还有转机。」

但把人劝下桥后,并不意味着事情的终结。

陈思亲身经过好几次,把人拉下桥后,对方趁着陈思不注意,再一次走上桥,一跃而下。

因此,陈思租了两间房间,给它们取名为「心灵驿站」。

房间不大,但该有的都有,每间房都配置了两张床和一张桌子。

遇到想不开的人,陈思就会把对方带过来,让对方先吃上一顿热饭,再好好地开导和安抚。

如同取的名字一样,这两间房间成了轻生者们暂避风雨的港湾。

其实,很多时候,陈思也会犯难。

他只是一名普通人,没有超能力,不能解决所有人的问题。但即使如此,陈思依然从不轻言放弃,而是一遍又一遍地坚持着。

正如陈思在日记里写道: 「虽然我没有很多钱,但是我有时间、有力气。我有责任,我应该这样去从死神之手多拉一些生命回来!」

03

释放温暖

坚守了19年,陈思黑髮熬成了白髮。

但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某次巡逻的路上,陈思接到一个未知来电。电话里的人高兴地跟陈思说:「陈大哥,还记得我吗?我是小周,我结婚啦。」

是的,仅仅是一个告知生活幸福的电话,就让陈思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值得的。

陈思的行为,也逐渐感染了身边的人。

如今再看到有人跳桥,过往的行人们会主动地伸出援手,而不再是冷眼相待。

曾经那些袖手旁观的司机们,现在也会默契地配合陈思的劝生工作。

他们一看见陈思打手势,就会立即停下公交,打转向灯,让整个桥面的车停下来,不造成干扰。

还有距离大桥不远处的「广群大排档」,老闆夫妇从不嫌弃陈思晦气,赶他走。

每次陈思把轻生者带来吃饭的时候,夫妇俩就会在一旁帮忙搭把手,替陈思看顾好轻生者们,防止他们再次想不开。

甚至也有被陈思劝导过的轻生者,加入陈思的劝生工作,成为一名志愿者。

陈思终于不是个例,在某些看不见的角落,有越来越多的人在默默地守护着生命的珍贵。

比如,自尽干预组织「树洞行动」。

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自动筛选网络上有高度自尽倾向的评论,同时将监控数据反馈给救援团,由救援团成员对试图轻生者进行自尽干预。

2019年,在武昌火车站上,树洞救援团的成员成功地阻止了俩位网友相约自尽的行为。

「树洞行动」官网截图

长久以来,关于自尽都有一个误区,就是自尽是不可以阻止的。

但早在2014年,一份世卫组织发布的关于自尽报告中就有解释:

全球每年约有80万人死于自尽,每40秒钟就有一人自尽死亡,而这种死亡是可以预防的。

就像陈思所说的: 「我希望自己能做一支蜡烛,给他们一丝光明和希望。我相信人的力量,大家一起帮忙,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

如果每一个人都愿意释放一点善意和温暖,或许真的可以改写那些不幸的结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