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山口组成养老社团?最具规模的帮会组织之一到底经历了什么?

“黑帮组织,是一个国家的违禁品。

”美国的黑社会敢把总统的脑袋当球踢,甚至掌握着美元的发行权。南美洲的黑帮有横跨大洋的制毒贩毒工厂,堪比一个非洲国家的军火库俄罗斯的灰色产业与意大利黑手党合作洗钱,跟日本“雅库扎”开拓网络色情市场,甚至敢走私贩卖包括核材料在内的各种军火。

但日本的“雅库扎”是个例外,随着弹丸之地的老龄化扫荡全国,日本第一黑帮组织山口组,几乎成为“夕阳红老年社团”,七十岁还在玩枪战,经济下行靠卖黑帮的周边挂历谋生,走投无路沦落到偷西瓜大米勉强糊口,那今天咱们就来聊一聊日本最大的黑帮组织成员为什么成了“偷瓜贼”?

第一部分:小渔村里白手起家

之所以被叫做山口组,是因为这个帮派的初代目名叫山口春吉,他原本投靠在神户最大的赌徒集团“大岛组”门下,后来纠集了五十多名码头装卸工,成立了大岛组的一个分支——山口组,成员都是全身刺青,衣襟前佩戴菱形金针,这就是山口组骨干成员最早的样子。

1929年,世界金融危机波及到日本,山口组因为无法向“大岛组”上交保护费而被一脚蹬出门外,从分支成了无奈另立门户的新帮派。这时候山口组的掌门已经成了山口春吉的儿子山口登,帮派原本操持的海运渔业早在金融危机中萎靡不振,山口登便把目光投向了曲艺演出和风俗行业,毕竟这种场所更容易接近行政和军事人员,所以山口组靠着打“擦边球”的生意越做越大,直到二战末,已经攥着政商分赃的证据成了“国企”,也就是能在日本政府的默许下继续非法经营。

山口组的三代目田岗一雄也是个狠角色,十七岁用手挖人双眼,成年后因为失手杀人蹲了监狱,山口登去世以后,刚出狱不久的田岗一雄就接管了山口组。

上任之后他是一门心思“搞事业”,靠着和香港三合会一样的敛财手段,无外乎黄赌毒、放高利贷和收保护费把整个帮派做大做强。不过田岗一雄也不是一直都和政府对着干的,他也希望手下们都能有一份合法收入,所以田岗一雄还投资了餐饮娱乐等多个行业,把平民的钱也揣进口袋里。

1957年,山口组成立了“神户艺能社”,把买卖做到了演艺圈,捧红了包括高仓健、江利智惠美在内的诸多歌星影星。不过,真正让山口组扬名天下的不是这些风花雪月,而是以暴制暴的流血事件。

第二部分:山口组如日中天

1960年,积怨已久的在日朝鲜青年聚集起来,成立了新的黑帮组织“明友会”,干的都是烧杀抢掠的下流勾当,只是因为日本战败想出口恶气。他们抢砸日本的店铺,甚至当街调戏妇女,作为本土最大的黑帮组织,田岗一雄自然是看不惯外来的狗骑在自己头上。

所以在山口组的残酷打压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明友会就被血洗,会长及一众骨干以切掉小指为代价归顺了田岗一雄,虽说是以暴制暴,但也发泄了群众对于战败的压抑情绪和不满,维护了受侵害的日本普通民众,所以山口组在某种程度上赢得了社会的威望。从最初的百余人,迅速跃升到近万人,成为东亚乃至世界上最具规模的帮会组织之一。

为了能更好地运营帮会,山口组的成员被大致分为了三个“部门”,一个部门负责金融投资、演艺娱乐、餐饮旅游等正规买卖,一个部门负责贩卖枪支,黄赌毒等灰色产业,还有一部分人,专门组成了山口组的“智囊团”,游刃在政商两界及平民百姓中充当嘴替,树立形象,摆平官司。

这样极具规模的黑帮组织,让日本政府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开始了一系列的针对立法,限制黑帮的不法行为。

在这种环境下,田岗一雄被迫为山口组洗白,比如投资演艺行业,让影视剧展现山口组的正面形象,就有了当年的《极恶非道3》。你见过万圣节给小朋友发糖吃的花臂大佬吗?见过点头哈腰收保护费的地痞流氓吗?这样的情况在当时的日本屡见不鲜。

1995年神户大地震和2011年的日本311海啸,黑帮团体比政府更快地响应了救援。

地震过后,山口组甚至用他们的“办事处”,也就是聚众赌博的违法场所来收容灾民,集结各地帮派成员来运输物资,募集赈灾款项,甚至还组建了维护灾区治安的巡逻队,一大群满是刺青纹身的黑社会,把饭碗捧到灾民手里,跟他们讲这就是黑帮的道义。

不过明面上,山口组建立自己的网站宣传“反毒品,净化日本”,私下里仍然得靠着灰色产业发家致富。虽然极力宣传正面形象,但黑社会之所以“黑”,不讲武德的事他们也没少干。

2004年,登记在册成员突破5.5万,旗下分支多达850个,几乎占了日本黑帮团体的一半。

十年之后,山口组年收入高达800亿美元,发展如日中天的山口组,到底是怎么一步步走下神坛的呢?

第三部分:由盛转衰

2014年,山口组的年收入就高达800亿美元,但这些钱大都掌握在黑帮高层手里,底层马仔仍然是苦不堪言。

再加上后来日本政府又颁布了暴力团对策法,既切断了黑帮团体的非法收入来源,又限制了黑帮成员的生存空间,加上内部分歧、自立门户,不过三五年的时间,山口组成员骤减到原来的四分之一,余下的势力也被老龄化拖住了脚步。

2017年,日本警察在超市里逮捕了三名小偷,平均年龄55岁,他们挑选了大米、西瓜、鳗鱼等近两百件日用商品后打算来个“零元购”,最后被门口48岁的女保安发现并报了警。经过审讯才知道这三人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山口组成员,之所以盗窃是因为“组织的营运资金吃紧”。

2018年,日本警方又公布了一起盗窃案件,山口组的成员自制潜水工具,偷捕海参,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们的下海工具极其简陋,水下照明工具就是一个菜篮子绑了三个手电筒,装海参的袋子全靠尼龙扎带缝缝补补,落魄的就像是丐帮成员2019年,日本警方注意到长崎一家居酒屋内,海鲜盖饭的价格是别人家的三分之一,年收入却高达三千万日元,经过一番调查才知道,原来他们的进货成本几乎为零,店里的海鲜全都是山口组在禁捞海域的“零元购”,最后整个黑色产业链被一网打尽。

当然山口组落魄之后的买卖也不全是跟日本法律对着干,奶茶行业在国内风生水起,他们就跟着开起了奶茶店,极低的开店成本和翻倍的利润,堪称一个比收保护费更合理合法的正经买卖,不能说让山口组重回商业巅峰,至少也不用靠着偷西瓜勉强度日了。只是我们很难想象,一个纹着满背花臂的黑帮大佬,问你芋泥啵啵要几分糖,该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