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已被754种外来物种入侵,加拿大一枝黄花什么来头?

“强龙不压地头蛇”,“入侵物种”是什么?中国人可以把泛滥物种吃成珍稀生物。像小龙虾这样的入侵物种,不就是吃到只能靠养殖才能在野外生存下去吗?这次又是哪个不要命的物种入侵我国,原来是加拿大一枝黄花,真是贱名好养活,一株黄花就能产生20000多粒种子出来,实打实的一种恶性杂草,吃是肯定不能吃的。网友们调侃归调侃,今天队长就带领大家掰扯一下这个入侵物种的问题。

小龙虾

我们是世界上物种入侵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已经有多达754种入侵物种,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高达千亿元,这其中能吃的少之又少,所以光靠吃是解决不了的。感兴趣的朋友请给队长点点关注点点赞,咱们马上开始!

物种入侵主要有三个常见途径 ,一是自然入侵,通过大自然的力量,利用风,水,空气的流动性,或者其他动物的随身携带,发生的自然迁移。二是有意的人为引进,最初是观赏或者作为饲料等,如果脱离了人工条件活不下去,也就算引进,如果一旦脱离人工,还能大量繁殖,具有侵略性,就是物种入侵了。三是无意的人为引进,比如进出口产品的无意携带,被无知的人类随意带回又不小心放生的,形成入侵式繁殖。

队长在这里讲几个典型的入侵物种,大家也就能明白入侵物种的可怕之处了。

红火蚁

第一种:红火蚁 ,就这么个小东西,因为超强的生存能力,在全球的入侵的物种排行榜中名列前茅。红火蚁原产于南美潘塔纳尔湿地,作为世界上第一大湿地,这里动植物非常密集,红火蚁有数十种天敌,食蚁兽可以吃它,蜘蛛可以捕杀它,当地的蜻蜓鸟类都以红火蚁为食,生活挺艰难的,所以它也就进化出了特殊的毒液-火蚁素。人体对这种毒素很敏感,被咬一口,轻者疼痛难忍,重则严重过敏反应,还有可能致死。20世纪30年代无意间来到美国,没有了天敌,可以说迅速占据了美国各大角落的“山头”。20世纪末都到了偏远的澳大利亚,席卷一番,2004年也出现在了中国南方。红火蚁在极端环境下也能生存,繁殖能力超强,又是杂食性动物,不仅会咬伤人类,还能破坏建筑,啃食庄稼,造成经济损失,还携带寄生虫。据说红火蚁密集的地方,都没有幼鸟可以活到成年。一旦入侵就难以根除,消灭难度等级超高,简直让全人类都拿它没辙。

亚洲鲤鱼

第二种:亚洲鲤鱼 。这东西在中国是个好食材,肉质肥美,名字又吉利,逢年过节餐桌上必不可少。泛滥成灾的主要是两种,花鲢鱼和银鲢鱼,统称为亚洲鲤鱼。这次入侵属于有意为之,20世纪60年代,美国淡水水域爆发了浮游生物和藻类泛滥危害,为了解决这个危机就引种了“亚洲鲤鱼”,看中的就是它们能啃吃浮游生物和水生植物的能力,一开始效果确实很好,被美国人赞誉为“清道夫”,可是分批圈养利用了30年后,1993年阿肯色州发生了特大洪水,可想而知,亚洲鲤鱼们都跑出了圈养的河流,超强的繁殖能力让美国各大水域体验了一把“鲤鱼跃龙门”。中国人就出主意了,你炖了吧,这是真好吃。可是大家饮食习惯相差太大,亚洲鲤不及海鱼,鱼刺多,对于用刀叉的美国人来说,吃起来也麻烦,处理更麻烦,又是刮鳞、又是去去内脏啥的,按照西餐的做法,无法去腥,根本不好吃,况且美国境内水域重金属超标,河里的鱼食用价值等于零。

蚜虫

第三种:葡蚜虫 ,这是对植物的破坏,咱们现在喝到的欧洲葡萄酒已经不是祖上哪个味了,不是手艺丢了,是欧洲的古葡萄树都灭绝了。事情要从1858年说起,一位英国的植物学家从美国带回来一株葡萄藤,本来是想搞搞杂交什么的,谁也没注意到这株葡萄藤上有几只葡蚜虫,在美国的时候这虫子见怪不怪的,但是欧洲的葡萄藤没见识过这种害虫呀,再加上欧洲精心培育的出来葡萄品种“师出同门”,基因序列高度一致,对这种害虫完全没有抵抗力,葡蚜虫幼虫的时候会钻进葡萄树吸取汁液,长大拥有翅膀到处扩张,虽然它的入侵很缓慢,十年才导致葡萄树死亡,但是慢有慢的坏处,仅20年后,就把欧洲90%的葡萄园毁了个彻底。哪怕后来采取了措施,也无法拯救欧洲的古葡萄藤,所以欧洲传统葡萄酒一去不复返。这是人类有记载的第一位入侵生物。

第四种:福寿螺, 一开始我国也是想吃来着,这东西比田螺个头大的多,又好养,马上端上了中国的餐桌,可惜,这福寿螺肉质有个特点:加热时间过了就很不好吃,所以大伙儿就尝试控制烹饪时间,这可坏事了,2006年北京就发生了,因为食用了加热时间短的福寿螺,导致大脑感染寄生虫,于是中国把这个给禁了,可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一只成年福寿螺一年就能产325000只卵,田间地头全是这些家伙的身影,直到现在我们还在与这个入侵物种抗争。

福寿螺

这次的加拿大一枝黄花,其实很早就来到中国了,最早是1935年在上海作为观赏植物出现,泛滥之后对经济作物的破坏极大,目前主要是两种处理方法,一是人工铲除,可是它根系十分发达,想到做到斩草除根有难度,二是化学防治,喷除草剂,但是又有污染。然后大家都在想办法,不行就“变废为宝”,有说做精油的,有说开发纤维资源做筷子的,有说种在戈壁沙漠防风固沙的。但愿能像当年的“水葫芦”一样,通过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能阻止进一步的扩散。

加拿大一枝黄花

现在我们知道,一旦外来入侵物种上升成优势种群,势必不断排挤当地生物,导致本地物种消亡,从而破坏生物多样性,影响整个生态环境,也许对于地球来说怎样都无所谓,但这和大家的生活都是息息相关的,起码我们自己做到不要“有意无意”的去携带外来物种。

有人说,人也是地球“入侵物种”,至于是或不是,小伙伴们你们觉得呢?好了,今天就到这了,生活很美好,感谢有你们,咱们下期不见不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