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物种的灭绝,欧洲人只用了27年!揭露欧洲人的丑恶嘴脸

海洋第二大哺乳动物--巨儒艮,从发现到灭绝只用了27年,人类站在地球食物链顶端,傲视所有地球的生物,曾经直接或者间接导致无数生物的灭绝。感兴趣的朋友点点关注点点赞,我们马上开始。

今天我们要讲的巨儒艮属于海牛目,这个分类只存在4种物种,海牛科的亚马逊海牛、西印度海牛和西非海牛,儒艮科目前只有一种分布在东南亚热带水域种,他们跟巨儒艮相比,体型上差很多了。

儒艮的寿命很长,接近人类寿命,轻松活到六七十岁,别看它体型不小,却是一种食草性哺乳动物,可见,吃素是不能减肥的,它们主要以浅海中的海藻、水草等多汁生生植物为食,是海洋中唯一的素食动物,吃草的样子又猛又萌,特殊的吃草方式还可以规避吃到海胆等危险小生物,因为每七八分钟左右就得出来换换气,所以它基本就潜伏在三四十米的浅海区域,主要是夜间出来活动,有人推测儒艮就是传说中的「美人鱼」,队长觉得两者实在是没有丝毫相似之处,要么美人鱼另有生物,要么这美人鱼就是个童话故事,在西方故事中,美人鱼可是邪恶的化身,会用美丽的歌声迷惑水手,趁机猎杀水手,先别说形象相差太多,毕竟儒艮直立起来有两三高,儒艮的性格可一点不邪恶,很是温顺害羞。同时,儒艮生育率很低,哪怕处于最优的生存环境,种群的增长率也不超过5%,每次只能生一只,还做不到年年生育,所以族群真不兴旺,儒艮看上去皮糙肉厚的,其实对水质异常挑剔,污染的水质会导致他们皮肤溃烂,出现各种疾病。目前的儒艮也有灭绝的风险。

欧洲人的血腥罪恶

人类用了不到30年就通过「吃」,消灭了海洋巨兽--巨儒艮,现在这种生物我们只能通过资料去了解了。

大概在两百年前,北太平洋寒冷的水域还栖息着一种巨大的海牛--巨儒艮,也叫斯特拉海牛,巨儒艮体长能达到10米,重量在5-10吨之间,1741年,着名探险家维图斯·白令探险队遇到海难,困在白令岛,险些全军覆没。他们在周边发现了这种庞大的动物,它们体型比一艘小船大,黝黑的身体在浮冰下若隐若现,面对人类一点也不害怕,当铁钩子抓住它们,它们一点都不反抗,极容易捕获,靠着捕获的巨儒艮救了这支残缺探险队的生命,但次年他们带着巨儒艮的皮肉回到欧洲,没想到这次意外发现直接导致这个种群的灭绝,虽然斯特拉对巨儒艮进行了详细的科研记录,但是也大篇幅的描述了巨儒艮太「好吃」,维图斯大肆宣传巨儒艮肉质鲜美,媲美质量俱佳的牛排,据说巨儒艮的脂肪厚度达到10厘米左右,味道像杏仁油,同时因为它们移动缓慢,虽然体型庞大但是性格温顺,几乎不避讳人类,对于人类来说这就是垂手可得的猎物,但这种友好的性格却成为它们灭亡的致命缺陷。后又发现它们的皮毛可以修补船体,脂肪可以做油灯照明,大块的肉成长途航海的储备食物,骨架还可以卖给收藏家,可以当作象牙的替代品。于是很多渔船、商船一批一批的来到白令岛附近的海域,大量捕杀巨儒艮,连幼崽也不放过,当时预估族群也不过几千只而已,自身族群繁殖率不高,血染北冰洋的场景在那几十年间不断上演,就这样,最后一头巨儒艮在1768年被杀死。我们甚至还没了解这种海中巨兽,它就彻底从地球上被抹去了。

大海牛的灭绝

海牛大概和大象、蹄兔有着共同的祖先,因为有一颗坚定吃货的心,贪恋水中肥美的水草,海藻等,就一头扑进到水中,经过漫长的进化,变成了海牛。巨儒艮作为其中一员,从斯塔拉的日记中,我们还得知这种动物还信奉「一夫一妻」,当雄性巨儒艮被抓,雌性伴侣会久久不肯离去,甚至整个族群都不知道躲避。「友爱温顺」的巨儒艮并没有获得当时人们的丝毫同情。尽管这个群体曾经非常繁盛,至少有30多种不同的海牛生活在世界的各个水域,而现在仅有4种。海牛和儒艮很多人会分辨不了,其实主要看尾巴,尾巴分叉像鱼尾巴的是儒艮,尾巴不分叉像扇形的是海牛。

而其中的儒艮作为群居动物,也曾经有过几百头儒艮长途迁徙的记录,可惜这样的情景很少遇到了,如今野生的儒艮也只有在澳大利亚北部的保护区可以见到大规模活动。

实际上在人类发现巨儒艮之时,它们就已经处于濒临灭绝的境地,曾经巨儒艮也分布在广阔的海域,但是随着海平面和全球温度的变化,它们的生存范围已经缩小到了白令海峡附近,又因为它们的身体结构只能允许生活在浅海,不能像大型鲸类潜入深海觅食,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不高,人类的捕杀就成为「压死」巨儒艮的最后一根稻草。

巨儒艮救了探险家的性命,但是他们却恩将仇报,如果历史可以倒带,对长真希望可以对着那群巨儒艮大喊「快逃,别回头」,不过也许是报应,斯特拉向全世界介绍了这个新物种之后,就开始酗酒,临终时只有37岁,好了,世界很美好,感谢有妳们,点赞加关注,咱们下期不见不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