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程车司机每天「把母带身边」抱上抱下不喊累,收入微薄仍「拾金不昧」品德获赞:人穷志不短

长大了,不能总做父母的小棉袄,你要成为他们的防弹衣,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还要做自己的铠甲。

小时候,我们牵着那双手说走就走,长大後,我们再次握着那双手,忽然感觉那么瘦、那么皱。

感恩父母,願世界温柔以待。

记得握着那双手,出去走一走——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

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这是53岁的田维军最喜欢的一句话。

田维军,是姜堰区的一个「的哥」,在当地小有名气。

因为他的副驾驶座上,总是坐着一名固定乘客——80岁的母亲陆桂珍。

带着母亲跑出租,早上7点多,到火车站跑出租,上午8点40分左右,回家照顾母亲起床,餵早饭。

上午10点多把母亲抱上副驾驶位置,出门跑出租,下午1点多送母亲回家吃午饭。

母亲午睡期间,出门拉几趟生意,下午4点多回家把母带出来跑出租。天黑了送母亲回家……

这样满满当当的生活,田维军已经坚持了一年多。

田维军在家排行老二,哥哥是海员,常年在海上,弟弟定居无锡。

2018年8月,田维军的父亲因病去世。不到1个月,母亲就中风导致双下肢瘫痪,还患上了老年痴呆症。

从此,田维军就承担起了照顾母亲的责任。

让母亲独自一人在家,田维军既担心又心疼,索性将母亲带在身边,载着她一起跑出租。

「长时间睡在家裡很痛苦的,带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她的痛苦也能减轻些。」

将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

每天抱着体重足有60公斤的母亲,田维军显得很轻鬆。

「一天抱好几趟,我早就习惯了。」田维军说,乘客拦下他的车後,

看到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位元老太,都会好奇地问一声:「这是谁?」

田维军就会简单介绍一下母亲的情况。大部分乘客不会介意,但也有些乘客不理解,

拒绝乘车,甚至会加以指责。田维军淡然面对,毕竟不能指望所有人都理解他。

母亲的生活起居,田维军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不要说生褥疮,就连一点儿异味都没有。

母亲有吞咽功能障碍,饭菜即使打成泥,餵起来也很困难,

一顿饭餵上个把小时,也是经常有的事,田维军从不嫌麻烦。

「这是降血脂的,这是防中风的,这是治吞咽功能障碍的,这是促进肠胃蠕动的……」

母亲每天要吃五六种药,就算再忙,田维军铁定按时给母亲餵下,绝不会忘记。

母亲身体不好,一年要住院好几次。这期间,田维军就不再跑出租,全天候在医院服侍。

不是自己的钱,一分也不要

田维军的妻子是布厂工人,工作辛苦,但一日三餐从不让田维军操心,尽心尽力帮助照顾婆母;

在外地工作的女儿也经常打电话回来关心奶奶的身体。

邻居们提起田维军一家,个个竖起大拇指:「这样孝顺的,天下少有!」

儘管家裡经济条件不好,但对於挣钱,田维军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

2018年的一天,田维军送3名乘客到白米镇的一家银行,回到城区後,

他才发现副驾驶座位下有600元现金。田维军立即停止载客,几经周折联繫到失主,将钱送了过去。

「没钱可以去挣。但不是自己的钱,一分也不能要!」

在我们一无所知的时候,是父母带着我们认识世界。

他们老了,开始跟不上生活的快节奏,在等着我们耐心地牵着他们的手,慢慢地看风景。

父母有一句甜蜜又苦涩的谎言,「工作要紧,忙就不用回来看我们了。」渐渐地,我们竟然真的信了。

我们忙着追逐远方的理想,可是咫尺之爱,却永远只能在等候我们。

客户一个电话就花了我们一个上午,跟朋友去吃吃喝喝能闹一整夜。

但是给父母一个拥抱只需几秒,这几秒做不了更多的事,但足以把遗憾忘掉。

最心痛是,想对某人传达心意时,那个人却不在了。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感恩,不需等到某个日子,陪伴要在年年月月、日日夜夜,更在那分分秒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