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工部准开,警方不给,修车厂该听谁的?“80%顾客投诉认为故意拖延”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汽车维修厂虽获贸工部批准信,却被警方指示不可操作,意外后待维修车辆越积越多,业者除了面对近一个月没收入及亏损外,更被顾客误解为故意拖延,苦不堪言。

据了解,当局规定可在行动管制令3.0及全面封锁期间操作的领域,包括汽车维修,但当中存有灰色地带,保险索偿个案、打吗咭及喷漆服务被指不能操作,造成相关修车厂接收车祸后的车辆却不能开工。

■黄添汉(右)展示贸工部批准信件,左起为莫哈末卡查里、黄添安及李翰霖。

玛琳再也安顺车厂有限公司提供拖车、维修、打吗咭及喷漆服务,6月初成功申请贸工部信件后,如常操作,不料6月8日下午遭警员指示需马上关闭,否则会发出罚单,业者唯有听从指示,车厂关闭至今,待维修汽车放满车厂。

东主黄添安(43岁)及黄添汉(41岁)今午向马华甲历史城市议员李翰霖求助,黄添安说,政府当局指示模糊,一些地方说可以操作,一些地方则不可以,公会也无法厘清,让业者大感混淆,也引起顾客不信任,非常难做。

他说,目前车厂堆积超过60辆待修车辆,一些维修到一半,因为不能操作,所有维修工作都必须停下。超过80%顾客致电投诉,一些甚至要报警,也告知一些地方的车厂可维修,因而认为他们故意拖延。

“有车主决定取回他们待修的汽车,不过不清楚他们拿去哪维修。”

■待维修的车辆排满车厂,业者却无法操作,车主也取不回车辆。

他说,也有车主叫他们偷偷维修,但不敢如此做,若中罚单谁要付?

黄添安说,修车厂近一个月不能操作,他们完全没有收入,但还要负担员工薪金、其他开销,车厂已蒙受亏损。

“希望市民及顾客明白我们的苦衷,不是不要维修,而是不能维修。”

■部分车辆维修到一半时,因落实全面封锁措施而被逼停工。

■黄添安:严守SOP 应允操作

黄添安希望有关当局允许修车厂,在严守标准作业程序下操作。

他说,其工厂共有19名员工,若获允许操作,会严守标准作业程序,让厂的60%员工上班,有关员工也不如工厂员工般多,相信不会出现多人聚集情况出现。

此外,其车厂拖车组负责人莫哈末卡查里指出,没有出外拖车,小组里约40名拖车员工没有工作;出外拖车,但车厂却不能操作,会被车主骂,让车厂及他们陷入两难局面。

他说,曾向负责警官查询修车厂是否可操作,获得答覆是可以,但巡警却说不可以,要马上关闭,相信许多同业,包括外州都面对相同问题。

■其中一辆汽车已进入喷漆房,做好喷漆准备,却因喷漆厂无法操作而无法完成喷漆工作。

■汽车零件将不足

黄添汉指出,全面封锁期间,路上车辆不减,交通意外也没有减少,这造成待维修车辆每天都会增加。

他说,若维修厂继续不获允许操作,将有越来越多车辆堆积,管制令期间接收的待维修车辆,可能需在管制令结束后的3个月才能交车。

“平均修车厂一个月可维修100辆汽车,每天都有待维修车辆送来车厂,而每一辆车依照索偿程序,约一个星期可交车。如今完全不能操作,车辆只能越堆越多,车厂面对停放空间不足问题,待可以操作时,也面对人手不足问题。”

他说,加上零件货源来得慢,修车厂零件储存量仅剩约10%,日后也有可能面对零件不足情况。

■修车厂也面对缺乏零件问题,厂内仅剩约10%货源。

■用电召车代步 负担更重

李翰霖指出,汽车是很多人的代步工具,若汽车发生意外后送去维修,相信很多人都没有其他替代交通工具,而汽车无法在短时间维修及交车,肯定会为车主带来许多不便,甚至需要依靠电召车出入而加重负担。

他说,可见有关问题对修车厂业者及车主皆带来很大影响。

“基于有关标准作业程序出现争议性,因此将向有关单位,包括贸工部、警方及州政府查询,并将会继续跟进此事。”

他也建议马来西亚汽车修理厂商总会通过信函反映此问题,他将协助把信函提呈给贸工部副部长拿督林万锋,向后者反映业者心声。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