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乘坐地铁被迫停止:老公赤足狂奔10公里,不会游泳靠泳圈找到她后抱头痛哭

朱雨欣 2021/07/23 檢舉 我要評論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妻子小星被困在地铁中,看着车厢内的洪水一寸寸上涨,从脚踝到脖子。丈夫何勇攀在暴雨中赤足狂奔10公里,不会游泳的他靠救生圈和陌生人帮助游过两个涵洞。见面一刻,两人在地铁站台抱头痛哭。

7月20日晚18时左右,特大暴雨中的郑州,遭受着洪灾空前的考验。地铁5号线被迫中断运行。何勇攀的妻子小星,就是这班列车的乘客。7月21日晚8点多,被救出的妻子依然被吓得说不出话,不愿意回忆起当时的任何细节,就由何勇攀向记者回忆并讲述了当时的情形。

妻子被困5号线 对话间水从脚脖子涨到膝盖

20日下午,郑州市人民医院附近的特大暴雨一点也没有减小的态势。在这附近一家商场里做人事工作的小星,以往在6点半下班之后,乘5号线从郑州市人民医院站到陇海西路站,只需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家。

20日下午5点,小星接到了提前下班的通知。商场需要清场,加上其他事情的一拖再拖,5点半左右,小星终于走出了商场进了地铁。5点38分,何勇攀接到了妻子微信,说地铁临停了。何勇攀劝小星“出地铁回公司”吧,但是此时商场已经清场,小星没有其他去处。

5点44分,地铁在出海滩寺结站后的隧道内再次临时停车。“地铁有广播没有?”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安慰妻子,“别着急,只要有广播就行。”此时,车厢内还未进水。他心里已隐隐有些不安。5点52分,地铁走了一小段之后再次停在半路。此时小星感到了一丝恐惧,并打算到下一站就出站,步行7.4公里回家。

6点02分,何勇攀接到小星突然发来的一句信息:地铁进水了。发来的图片显示,水到了脚踝处。小星说,此时人群已经躁动了,水在往上涨,地铁门没有开。两人刚说了四五句,“水到膝盖了。”

收到信息后,何勇攀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笼罩在他心里,他感觉“妻子要么可以有惊无险渡过,要么就会出大事。”

6点10分,来到陇海路桐柏路口的何勇攀开始往沙口路地铁站急赶。路上已无法开车,鞋子被扔在了公司车里,不过他已经顾不得去拿。此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见到妻子,一定要去到现场。从他出发的位置,到沙口路地铁站,有10公里远。

小星他们眼看着水越涨越高,情绪渐渐有些不稳定。车长和乘务员一边将大家集中到第一节车厢,一边出去查看水情。

“大家先待在车内,外面情况比车里更差。”小星听到有人说。

不会游泳的丈夫 靠着救生圈和陌生人帮助游过两个涵洞

“我是前半程在桐柏路路过消防中队,然后报了个警。当时那个消防中队出去救援,已经没有官兵了,就只剩值班人员,我将5号线的情况反映后就继续赶路了。”

就在何勇攀到消防中队的档口,地铁里的车长和乘务人员已经在组织大家疏散。小星随着人群沿着隧道的栈道往外走。没走多长时间,听到乘务人员说,洪峰马上来了,前面过不去。大家又回到了车上。

另一边,何勇攀过完五一公园,在桐柏路立交的位置,也被陇海线挡住了去路。

不会游泳的他看到涵洞里都是水,汽车在水里飘着,自己只能又拐到了嵩山北路。“我看过导航,大概记得是那个方向,嵩山北路走到头,然后右转是可以到沙口路的。”

此时,他的手机已经进了水,手机屏幕时亮时灭。

在和路人确认过方向后,他一直往北走的,却被陇海线灌满水的桥洞口第二次挡住了去路。“我先想着翻过去,结果发现那个铁栅栏焊得太高了,过不去。只能从下面过。好在水只深,不算特别急,没到游不过的地步,可惜我不会游泳,就想着如果有会游的带着我,应该可以过去。”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