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厌倦工作压力不向“钱”看,中国“躺平”专业人士渐多

马里奥 2021/07/06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厌倦了工作压力,郭剑龙辞去了北京的报社工作,搬到中国西南山区“躺平”。

44岁的郭剑龙如今是云南省大理市的自由撰稿人,他在那里结识了现在的妻子。

郭剑龙说:“工作还好,但我不太喜欢。干自己想干的而不向‘钱’看,这有甚麽错?”

郭剑龙表示,作为自由撰稿人投入的时间比他在报社的时间还多。不过,他变得更快乐,生活变得更舒适。他和妻子在6楼公寓的阳台上吃早餐,一边看着周围的树木。

他说:“只要我还能写作,我就很满足了。我不会感到窒息。”

廖增湖在国内着名的商业杂志《财新》上写道:“‘躺平’是对恐惧周而复始的一种抑制行动,从高压的中国学校到看似无尽的工作时间。”

他写道:“在今天的社会,我们的每一步都受监视,每个举止都被批评,还有甚麽比简单‘躺平’丶更叛逆的行为吗?”

美联社在报道中说,迄今仍不清楚有多少中国白领已经辞职或离开大城市。从对北京和上海顶尖时段的地铁拥挤情况观察,许多年轻人仍在他们能够获得的最好的工作领域汲汲营营。

官媒:奋斗幸福躺平可耻

官媒《南方日报》的评论写着:“奋斗本来就是一种幸福。在压力面前选择‘躺平’,不仅不公正,也是可耻的。”

这个现象与日本和一些国家的类似趋势形成呼应,这些国家的年轻人接受了反物质生活主义的生活方式,以应对暗淡的就业前景和日益萎缩的经济回报的激烈竞争。

官方数据显示,过去10年里,中国的人均经济产出翻了一倍,然而许多人都在抱怨,这些收益主要都被少数富豪和官企享有。专业人士表示,他们的收入和屋价飞涨丶儿童保育和其他开销不成正比。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的政治敏感性,中国媒体引用了4位教授关於“躺平”的言论,他们拒绝与外国记者讨论这个问题。

此外,衬衫丶手机壳和其他以“躺平”为主题的的产品都在网售平台上消失。

抱怨工时选择提早退休

都会白领都抱怨“996”的工作时间。

一名以“下冰雹”为名的女用户在社媒平台豆瓣上说:“我们普遍认为的奴隶制已经消亡。实际上,这只是适应了新的经济时代。”

一些20多岁本应拥有更好工作前景的精英毕业生表示,高中和大学的“考试地狱”让他们疲备不已。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做出更多的牺牲。

25岁毕业生蔡向宇(音译)说:“我不会追求名利,我累坏了!”

一些专业人士在缩短自己的职业生涯,停止填充自己的工作履历。上海一名人事部经理徐军炯(音译)表示,她在45岁时辞职,比女性法定退休年龄早了10年,她将和克罗地亚籍丈夫搬回克罗地亚。

她说:“我想早些退休,不想再拼搏了,我会去别的地方。”

数千网民抨3胎政策

在中国政府5月宣布放宽生育限制,允许生育3个孩子而不是2个之後,数千人在网上发泄了自己的不满情绪。

公告发布的几分钟後,网络上涌现大量投诉,声称这个举措无助於父母养育开销丶漫长的工作时间丶拥挤的住房丶对母亲的工作歧视以及照顾年迈父母的需要。

之前在香港工作的“下冰雹”搬到上海浙江省的一个山谷里,如今过着需求不高的生活。尽管自己是名英语记者,可是60%的收入却用於缴租,而且月底就没钱了。

反对“躺平”放弃成功论

她反对认为“躺平”的年轻人正在放弃经济成功的论点,而在富裕精英和大多数人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的经济体中,这对许多人来说已经遥不可及。

她在豆瓣上写道:“当资源越来越多都集中在少数人和一些朋党身上,劳动是廉价的,而且是能被取代的。”“将自己的命运托付给他人的小规模施舍是明智之举吗?”

“下冰雹”拒绝了美联社采访要求。

建筑师:存款200万放慢生活节奏北京一名27岁的建筑师表示,她在十几岁时开始蓄钱,以便实现财务自由。

自称是娜娜的她通过社媒受访说:“去年9月,当我看到自己的积蓄达到人民币200万元(128万令吉),我放慢了生活节奏。”

娜娜表示,在机会有限下,自己放弃了一份工时长但月薪达2万元(1.28万令吉)的工作。

她说:“我想摆脱僵化的规则,我要去旅行,让自己开心。”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