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雪州79学校有确诊,校方应被赋予自行停课的权利吗?教育工作者反应不一

开心小马 2021/04/26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开心小马,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雪州教育局发出的文告指出,该局是根据昨天(25日)的学校师生确诊人数,而关闭部分位于八打灵柏兰岭县、乌冷县、鹅唛县、八打灵乌达玛县、巴生县、雪邦县、乌雪县和瓜冷的学校,从即日起关闭两天!

其中,巴生县15所关闭的中小学名单已在昨晚流传。

其馀7县被下令关闭的华小和华中包括子文华小、敦陈修信华小、蕉赖九哩华小、安新华小、育华中学、三育华小、侨民华小及育才华小。

在教育部正式发出有确诊病例的学校关闭至少2天的公函之前,有教育工作者认为,该部可以考虑下放权力给校方自行决定关闭学校及所采取的教学模式,但有者则认为这个方式行不通,因为会造成混乱及不统一的情况。

反对者指将引发更大混乱

全国校长职工会及全国教学专业职工总会(NUTP)则希望教育部,下放权力予校方自行决定是否要关闭学校。

校长职工会:教师隔离 难安排教学

全国校长职工会总会长林美琴说,尽管疫情日益严重,尤其雪隆地区学校的感染人数不断攀升,但她强调,校长并没有关闭学校的权力。

“如果有部分教师确诊而必须隔离,校内没有教师执教,我们也很想要关闭学校,但我们没有这个权力,只是家长并不明白这一点,我也感到很无奈。”

她认为,如果一所学校有超过三分一的教师被迫隔离,教学过程将会面对问题,并且难以安排代课老师执教,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教育部应该下放权力让校方自主决定关闭学校。

爆感染群被罚 校方压力大

她也针对彭亨总警长拿督斯里阿都加里尔指若学校爆发感染群是基于疏忽,警方将对校方及家长开罚单一事指出,校方并没有权力关闭学校,因此在某程度上,校方面对极大的压力。

“甲州也可能效仿彭亨州的做法对校方罚款,以遏止引发冠病传染群。你认为校内出现感染群是校方要的吗?如果疫情达到某些程度,校方是否有权力关闭学校呢?我把这些问题抛回给教育部。”

她希望教育部能够回答上述种种疑问。

混合式教学实施不易

至于采取混合式教学,林美琴认为对于政府学校有点难度,因为政府学校的电子设备和私立学校比较来得不足,难以实施混合教学。

郭史光宏:校方可依情况决定

教育工作者郭史光宏指出,如果教育部能够下放权力予校方自主决定关闭学校,这或许能够让各校根据周边社区情况作出相应对策。

他说,这项决策也会相对自由,校方可以胥视班级出席率而做决定。

“有些学校的某个班级出席率很理想,有些班级的出席率则下降30%,但校方不能强制家长送孩子来上课,因此如果让校方针对这方面做考量和安排,其实会比较恰当。”

出席率不稳定对教师是挑战

他表示,有些学校的出席率相对不稳定,这对教师而言是个“挑战”。就如课堂上有20名学生,但只有5名学生出席,但教师还是必须执教,同时又不能忽略15名缺席的学生。

“因此,有些教师采取实体课和线上教学并行的模式,即在课堂教学的同时,也透过直播影像的方式上课。这项做法也是教师必须兼顾的地方。”

他认为,如果校方赋予权力决定关闭学校,就可以胥视各个地区网络设备、双薪或单薪家庭的情况及教师的教学准备等,为学生做出更好的安排。

教育工作者:不同处理方式易致矛盾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资深教育工作者却表示,万一教育部真的让校方自行决定关闭学校,校方只能够根据教师和家长的意见作出判断,各校在处理学校确诊病例方式不同,也很容易引发矛盾。

他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如果要决定关闭学校,最终还是必须交由卫生部进行专业的风险评估。

“即使是交给校方决定是否关闭学校,教育部也一定要制定基本的规划指南供校方参考。如果没有明确的指南而交给校方做决定,可能会制造更大的混乱。”

各校方式不同恐遭质疑标准

他举例,比如两所学校以不同确诊病例的情况决定关闭学校,可能会引起各校家长感到不满,甚至质疑校方是以怎样的标准决定关闭学校。

“站在专业应对的模式上,如果下放权力给校方自行决定关闭学校,我个人觉得是不容易执行的方案。”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