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父亲意外过世,狮城孩子煎熬72小时终抵马,“爸!我回来了,请莫怪”

马里奥 2021/09/03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爸!我回来了,请莫怪……”

父亲在家中发生意外过世,身在新加坡的孩子经历煎熬的72小时后,终于赶在父亲封棺出殡前抵家,来得及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逝者陆敏业(58岁)于8月30日(周一)早上,被家人发现扑倒在门口的蓄水槽、脸部泡在水中,被拉起时已断气,验尸报告显示死因是溺毙,逝者临终前有中风现象。

逝者生前与母亲和弟弟住在文丁新村,一对子女则分别在吉隆坡和新加坡谋生。事发后,女儿陆惠仪(28岁,物流客服)于当天办理好跨州申请手续,下午回到家中。

至于在新加坡工作的儿子陆永盛(26岁,稽查师),申请返回家乡奔丧的过程备受煎熬,直到父亲出殡日前一晚半夜,才确定隔天一早从柔佛新山启程回家。

今早约11时,他在卫生局官员的陪同下,身著整套个人防护装备(PPE)现身灵堂,及时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并送父亲最后一程。

陆永盛(前)在卫生局官员的陪同下,身著整套个人防护装备现身灵堂,短暂逗留3小时。

陆永盛接受《花城》社区报电访时指出,他于周一早上8时许接获父亲离世的噩耗,马上向公司请假,收拾行李准备申请回国,得知父亲的出殡日在周四,心想应该来得及回家。

他说,疫情之下,若要从新加坡离境,一般上需先接受聚合酶链反应(RT-PCR)筛检和取得公司的信函,再提出申请,唯他的情况紧急,无法久等。

他尝试致电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ICA)咨询,但无人接听,于是直接前往兀兰关卡,表明来意后获得放行,乘搭巴士到柔佛新山。

“到了柔佛的关卡,等待当局替我安排筛检和隔离事宜,该处的筛检需求很高,却只有一人在执行,进度缓慢,而我在该处等了大约3小时。”

后来,他在巴士载送下前往隔离的酒店,大约晚上8时,终于完成入住登记。

陆永盛及时抵家,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入住隔离酒店后,陆永盛开始申请回家短暂逗留3小时及将隔离中心转至芙蓉,由于他已完成接种疫苗,同时尝试申请居家隔离。

不过,申请居家隔离者,需于离境前72小时进行聚合酶链反应筛检,而他不符合条件。

周二早上,回家短暂逗留3小时的申请获批,前提是获得专车载送,而当局暂时无法确定他的行程。至于转换隔离中心的申请,当局告知需待森州方面作出安排和回复。

“到了周三早上,当局仍无法回应有无专车载送以及是否成功转换隔离中心,我一再追问,官员只叫我耐心等候,估计下午会有消息,但我等到晚上都没有。”

他不停拨打相关询问电话但不果,无计可施之下,他在该隔离中心的即时通讯群组发出信息求助,其他隔离人士见状,纷纷帮腔,促请当局处理其紧急状况。

“大约晚上10时,终于有相关人员来电,指马上处理我的个案,随后告知我获准转换至芙蓉某家酒店进行隔离,但交通供不应求,意味着我恐怕无法于周四回家。”

他哀求对方允许自行物色私营的专车载送服务,最终获准,于是马上联络有关服务,直到半夜才确定可于隔天早上8时启程,直奔灵堂。

尽管争取回家奔丧的过程非常煎熬,陆永盛坦言自己已很幸运。

陆永盛坦言,回家前72小时,他反复经历着无助、焦虑、心力交瘁的心情,深怕来不及见到父亲最后一面,遗憾终身。

他说,其实有关当局人员的压力也很沉重,他们的工作量非常大、紧急状况很多,虽然疲惫不堪,但工作人员依然有耐性地提供服务,令人感动。

“老实说,整个争取回家奔丧的过程非常煎熬,幸好最终还是成功了。虽然只能短暂逗留3小时,但我已经比很多人幸运了。”

他指出,在隔离中心即时通讯群组看到不少人面对紧急状况,大家都一心赶往目的地见至亲最后一面,但并非每个人如愿以偿,许多人错过了,闻者心痛。

“无可否认,疫情之下,从国外回家的过程有很多开销,而且费用不少,但对我而言,钱可以再赚,若错过与至亲见最后一面的遗憾,是什么也弥补不了的。”

他感叹道,父亲向来身体健壮,距离接种第二剂疫苗已有3周,不解为何突然发生这样的意外,只能说人生无常,希望大家珍惜眼前人,减少遗憾。

同时,他建议游子们,先做功课了解疫情之下跨国或跨州的程序,一旦有需要,可及时派上用场。

家属和殡葬服务业者与陆永盛(右)交谈时,不忘保持一定距离。

陆永盛在专车载送下,送父亲最后一程。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我不知你如何看待这件事,但我能做的就是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