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三姐妹靠30令吉创业起家,助难民贩售异国美食,“不是马来西亚的难民也会帮助”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这个创业故事很不一样,有点另类,很有意义,创业的出发点和一般人立志赚大钱或干一番事业大不同,因为,它是和难民有关的社会企业。

PichaEats的3位灵魂人物,林月金(31岁)、林淑娴(29岁)及李瑞琳(29岁),用30令吉开始了这个创业计划,她们的重点是把难民的手艺及厨艺卖出去,但是又不会将社会企业作为营销工具。

“我们也没有很常强调我们是社会企业,我们比较常用的是:我们经营的是送餐服务生意,只是我们合作的对象是难民。”

PichaEats三位灵魂人物──林月金(中)、林淑娴(右)及李瑞琳(左)为了协助难民而踏入创业的道路。

难民在大马是隐形的存在,因大马非1951年《难民地位公约》及1967年《难民地位议定书》的缔约国,不承认持有联合国难民署(UNHCR)难民卡的难民身分,因此在我国暂时逗留的难民,无法像一般人工作谋生,学生也只能到难民、联合国难民署或非政府组织成立的私人教育机构上学。

PichaEats 3名联合创办人在大学求学时期曾到难民营教学,发现许多难民小孩因父母面对经济问题而辍学,开始思考如何解决难民的教育问题。

尝试用社会企业模式来帮助难民

林月金说,她们在一场论坛的讲座会接触到社会企业模式,激发了兴趣。这是可以持续帮助社区的一道光,于是她们仨以小型模式尝试创业,希望走出一条路来帮助难民。

她们的创业资金只有区区30令吉,是的,就是只有30令吉,她们用来购买难民烹饪的食物,试吃了,拍照片,再询问身边朋友是否要购买有关食物。

“朋友先付钱,我们才把食物送过去,钱是这样转出来的,我们没有筹集大笔资金进行这门生意。”

她认为,现今社会几乎人手一部手机,用科技来经营生意,模式是可行的。

“电话可以拍照,你在Instagram上传照片,人家看到照片很美就立刻买,不懂食物好不好吃、不懂它好不好用,先买再说。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行销,所以我们继续用这样的方法。”

她们在2016年5月创立公司时,取名The Picha Project。Picha是一名年约3岁的难民小孩,她们在Picha身上看见热情、好心及乐于分享的个性。以Picha命名是为了不断提醒自己,公司是为了人们而创立,要持续发展把影响力带给更多家庭。

林月金说,不过The Picha Project听起来好像是一项计划,似乎没有立足点,于是她们在2019年4月将公司易名为PichaEats,“Eats”字让人立即联想到食物,多一个字就把公司塑造成与食品有关的企业。

“易名为PichaEats也是要告诉大家,食物外送服务会在这里坚持下来,不是一下子而已。

PichaEats就是一个平台。难民厨师在家中烹饪食物,该公司负责包装及销售,食物的收益50%付给厨师,供他们购买食材及生活费,另50%作为公司的营运、包装、交通及训练费用。

林月金回忆接获第一份订单时,她坚持将难民厨师的故事分享出去。当时的食物仅以普通塑料袋包起来,但她将自己撰写的厨师故事打印出来,再用胶纸粘在包装外。

“那时候我们坚持继续这样做,因为别人会觉得:我吃的东西有这么一个影响力,背后是有故事的,我们一直延用这个方式至今。”

PichaEats目前有17名厨师,他们来自巴基斯坦、阿富汗、叙利亚及巴勒斯坦。

训练一名厨师平均需要3个月,包括训练他们保持卫生、切菜、清理肉类食材及烹饪大马风味的食物;部分难民对烘焙感兴趣,企业就透过内部或志工厨师教导他们烘焙技巧。

创业初期各类问题纷沓而至

林月金说,创业初期的挑战有很多,包括不懂得经营生意、面对客人及难民都有不同的挑战,但她认为只要团队齐心合力,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初创时因不太会拿捏食物烹饪方式及大众口味,顾客对食物给了负面评价,但她以正面态度看待,认为消费者的反馈,代表着他们的关心。

“如果他们不关心你的话,他们就不会告诉你问题在哪里,所以我们要以开放的心态去接受。接受批评才会进步,所以到今天,我们还是一直在进步中。”

面对批评,总会感到害怕和泄气,不过她只给自己很短暂的不开心,后来她发现只要和与客人、厨师及自己的团队沟通,就能解决问题。

她说,她们如今有信心且平静地面对批评,她自己也用平常心看待。

PichaEats讲究食物卫生及包装,每份食物皆需过磅,并按照规定的份量进行包装。

对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有人会说:自己人都照顾不了,还要照顾难民?可是对我们来说,我们开始的时候,第一个接触的就是难民,我们看到的只是人,没有马来西亚人和非马来西亚人之分,(不会因为)你不是马来西亚人我们就不帮你。我们觉得每个人都一样,需要帮忙的话就去帮忙,只是正巧我们的对象是难民。”

她说,若未来其他社区有需要,她们也会尽量帮忙,只是该公司目前专注在难民社区。

各国难民厨师烹饪的美食送到顾客手中时,还可以从包装的说明了解难民背后的故事。

包装写上难民厨师的经历或趣事,让消费者了解难民背后的故事,及购买一份餐食可带来的影响力。

因应冠病疫情改变营业模式

PichaEats在冠病疫情前主要为各企业和活动供应自助餐,疫情期间做不到提供自助餐,该公司改变生意模式,转为订购生意(subscription business)售卖冷藏食物,消费者可订购每月派送的3、6或9份食物配套,只需重新加热便可食用。

该公司也于2020年杪开始与Grab合作,在该平台上售卖食物。

林月金认为,后疫情时期是要建立新的生意模式,倘若旧的生意模式再次回归,该公司也需要建立团队应付。

“我觉得这一两年是先稳定下来,再继续扩展。我们也会探讨其他食物及生意模式,包括制作饮料。”

PichaEats在脸书上为难民厨师烹饪的家乡食物附上简介,使民众了解有关料理的食材及配料等。

PichaEats在冠病疫情期间改变生意模式,转为订购生意(subscription business),把美食冷藏后出售,消费者只需重新加热便可食用。

创业者所需的勇敢,可从生活中培养

林月金认为创业者必须很勇敢地面对许多事情,包括来自家人或朋友的劝阻,并建议创业者从日常小事或细节中培养这种精神。

“勇敢是需要培养的,不是一觉醒来就能像狮子一样勇敢。勇敢是你从每一件小事去培养的,比如河流太宽,要如何跳过去?你要有一些勇气去跨越,如果你成功跨越的话, 再宽的河流,你都可以跨过。”

“从小小的事情去培养。可能在你生活的小细节上,勇敢地去做、试着去做,慢慢地你会发现自己其实是很勇敢的。”

她庆幸自己在创业道路上有家人朋友的支持,她的勇敢也是家人从小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培养的,她大学时念音乐和教课就是一个例子。

“我念音乐的时候也是一条不很正常的道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去读音乐,能赚钱的吗?我永远记得,做你喜欢做的东西,钱会自然来的,你不用担心钱不会来,最重要的是要做好你的东西。

“我记得小时候要去教课,一个小时3块钱,我妈妈不允许,因为她说,我载你去都不够付车油,但我还是要继续做,因为这样才能培养好奇心、培养你的勇敢度。”

她说,什么东西都要去学,而且从小培养最好,虽然成年时培养也不迟,只是要在生活的小细节找看有没有这种机会。

林月金认为创业者必须很勇敢地面对许多事情,并建议创业者从日常小事或细节中培养勇敢的精神。

社会企业,用生意模式去解决问题

“我觉得社会企业这个名词,很多人会滥用,或者很多人不了解它的定义。有些人会把它理解为慈善机构,认为不能赚钱,或者有些人会把赚钱的东西,把它逼得变成有社会议程。

林月金认为,倘若一直以社会企业的方式行销,消费者会将企业视为慈善机构,团队也会忘了将企业的概念加入其中。

“社会企业是:你看到一个问题,然后你用生意的模式去解决它。”

她觉得难民议题是隐形的,因为没有人去了解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很多人觉得他们来这里是因为要找更好的经济方案,她觉得其实不是,是因为他们的国家有战争、动乱,他们不能在那边生存了,也有一些难民是因为国家面临环境问题,再也无法继续生存,所以他们必需离开。

“我觉得很多人不了解这个东西,他们觉得难民好像是非法移民,但他们是因为生命受到威胁才过来的。”

她举例,部分从中东来到我国的难民其实有良好教育背景,有者是医生、会计师或老师,但在我国无法工作。

她说,缅甸难民的教育水平不高,有些在我国多年且没有受到教育,能做的事情非常受限。

林月金说,与该公司合作最久的厨师已有5年,他们的合作是进行式,但她不希望这些难民厨师与该公司有着长期合作,因这意味着这些难民尚未成功被送到第三国家,仍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

“我们有几位厨师已经安顿到另一个国家,在那边他们有自己的身分证、可以做工、可以好好过正常生活,如果他们跟我们合作得越久,代表他们待在这里很长时间。所以我是不希望他们和我们长期合作的。”

PichaEats今年斋戒月推出巴勒斯坦食物Pesta Palestine With Chicken Musakhan。

给年轻人创业的建议:

创业不是一件快速、快捷的事情,而是需要时间磨练,需要时间培养耐心、坚持和毅力。

失败只是过程,不是终点,培养耐心是需要功夫的,若情况允许,把培养耐心和坚持当成是例行公事。很多人觉得做生意要有很多想法,要有很多创造力,这些是需要的,但到最后坚持才是最重要的。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