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下架烈酒措手不及,大马业者:囤货怎么办?

隆杂货店便利店中药店禁售烈酒

吉隆坡市政局一声令下,吉隆坡区约300间杂货店、便利店和中药店立即禁止售卖烈酒,业者感到不公平及措手不及,除了必须即刻下架烈酒,并且烦恼着该如何处理囤积的货源!

吉隆坡市政局于昨午发布更新的申请售酒执照指南,杂货店、便利店和中药店一律禁止售卖烈酒,只允许售卖传统医药用途的药酒,包括混合药酒或纯药酒,惟顾客仍可每天早上7时至晚上9时在上述场所购买啤酒。

市政局是于去年11月发布申请售酒执照指南,原定今年10月1日起生效,但当局暂缓执一个月,并在这段期间召开对话会,参与者包括制造商、酒商、零售商协会、居民代表委员会(MPP)及吉隆坡区国会议员。

受访的相关公会代表告诉《大都会》社区报,他们对市政局的这项政策感到无奈,吉隆坡有约300间有酒牌的杂货店及中药店将受到影响,部分可能会因为失去重要收入来源而面临倒闭情况。

在吉隆坡的杂货店、便利店和中药店禁售烈酒生效次日,华联花园一间中药店已把所有烈酒下架。

指南未达双赢成效

公会代表指出,他们在2个星期前与国会议员一同会晤联邦直辖区部长,部长也答应会有双赢的政策,但昨日发出的指南与之前无太大差别,并没有达到双赢的成效。

有者认为,政府可以禁止他们售卖烈酒,但必须给予时间处理,而非即日生效,让他们立即下架烈酒,让他们不知改如何处理囤积的货源;若是退货给代理公司,所缴付的酒税是否能退税?

他们表示,禁止上述场所售卖烈酒的做法是变相鼓励他们到酒吧饮酒。通常杂货店、便利店和中药店的顾客购买烈酒后是回家饮用,不会发生醉酒意外风险。

他们也说,市政局是基于研究的成果才会禁止上述场所售卖烈酒,但他们想知道这项研究的成果,并希望当局透明化公布这项研究报告。

中药店目前只允许售卖传统医药用途的药酒,包括混合药酒或纯药酒。

蔡志权:影响隆逾万零售商

另一方面,KK集团董事主席拿督斯里蔡志权向《星报》表示,吉隆坡市政局的新售酒指南可能会影响吉隆坡逾1万多家零售商,而其公司在吉隆坡就拥有逾200间便利店门市。

他补充,在我国首都制定如此不公平的指南对业者来说相当不利,尤其是当国家正处于从疫情复苏的道路上。

“我们不仅向当地消费者销售烈酒,还向外国投资者、外籍人士和游客销售酒类。”

他也质疑联邦直辖区部是否与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以及旅游、艺术及文化部等其他部委讨论了此举及其经济影响。

徐良标(雪隆华人酒商公会总务):没犯错不应被收掉酒牌

“政府不应该收掉我们的酒牌,我们是几代人经营的生意,并且没有犯错,依照当局的条规营业,营业时间是早上9时至晚上9时,没有卖给穆斯林,而且只在华人地区。政府以什么理由没收我们的酒牌?

我们在约两个星期前已经与国会议员一同会晤联邦直辖区部长,已经反映我们的心声,部长也说会有双赢的政策,但之后没有下文。直到昨天却突然发出一项即刻生效的指南,令我们措手不及。

我们该如何处理剩下的烈酒货源?可否退回代理公司,他们又要退回给厂商?我们已经缴税,已经征收的税收该如何处理?

部长口头答应给予双赢政策,但这并不是双赢,是单赢的政策,没有给予业者一条生路,尤其在疫情期间更辛苦。如果只限马来区禁止售酒,我们就能赞成。

须售洋酒烈酒增加收入

目前我们只能卖啤酒,可能很多店面临关闭,以往杂货店、中药店就是因为收入微薄,要增加一些收入而售卖洋酒和烈酒。

据了解,可能从明年起,售卖啤酒也要申请酒牌,就连咖啡店也要申请酒牌。

禁止中药店、杂货店及便利店售烈酒的做法是鼓励人们去酒吧喝酒,其实顾客去药材店、杂货店买酒后是回家喝,不会出现醉酒闹事或醉驾问题。如果晚宴提供烈酒,也要申请临时执照。

我们希望政府能有回转的转机,如果我们没有成功争取,接下来就会轮到其他州属,毕竟吉隆坡是我国的首都,其他州可能也会效法。”

罗锦峰(雪隆华人药业公会会长):酒后意外非自中药店

“我们做了数十年的生意,吉隆坡市政局突然取消我们的酒牌,觉得很无辜及无奈,也对我们不公平。我们中药店在晚上9时后就没有售酒,而政府所说的饮酒后发生意外,并不是在中药店发生。

我们目前在烦恼改如何处理烈酒存货,主要是烈酒不能退,简直是亏本,也不知道要拿去哪里卖,也希望政府告诉我们该如何处理囤积的烈酒。

我认为,政府在如今疫情之下,没有体恤及照顾我们,影响到我们的生计,很多业者会因为不能售酒而面对倒闭,而且我们中药店及杂货店向来非常‘听话’,有执照才售酒,也不敢进行不正当买卖。

此外,我也不明白为何要禁止我们的酒牌,每年的酒牌费用800令吉,并不便宜,在吉隆坡有300间有酒牌的药材店及杂货店受影响,还不包括便利店。

目前只能卖啤酒及药酒,开会时也告知售卖药酒也要与卫生部申请,但我们也不晓得如何申请,必须要厘清程序。我们数十年来售卖烈酒都相安无事,也是正规生意。

我们会联合数个公会还会要求会见部长求情,希望当局重新审视这项指南。”

林福财(雪隆潮州商会总务兼雪隆杂货行理事):会晤部长反映不受理

“我觉得这项政策对我们不公平,之前已经会晤部长,反映意见,但当局还是维持一样的指南。

我认为,政府可以禁止我们售卖烈酒,但必须给予时间,如3个月期限,我们可以在农历新年期间清货。如今市政局突然宣布即日生效的指南,没有给予时间准备,药材店及杂货店都必须忙著将烈酒下架,让我们搓手不及;而且如今也靠近农历新年,很多业者也已经订货进烈酒。

我们一定会损失,但还没进行估计,售卖烈酒占了生意额的30%,如今很头疼该如何处理这些货源,如果不即刻下架,执法人员来检查我们就违法了。

其实不只是我们,连锁的便利店也受影响,他们的啤酒都必须锁起来。以前没有指定地方摆卖啤酒,但如今要区开特定地方。

此外,如果举办的宴会有提供烈酒,也要申请临时准证,这非常麻烦。”

林建寿(马来西亚餐饮与娱乐公会副主席):市局没考虑禁售酒影响收入

“这项措施对我们酒吧及食肆业者来说没什么改变,之前我们申请酒牌的条件也是要离开住宅区、宗教场所等100公尺的距离,还要刊登广告在各语言报纸等,向来要获得酒牌也并不容易。

最大的影响是市政局没有考虑禁止中药店、杂货店售酒后,会影响到业者的收入。这些指南原本就有,如果合理,我们不会反对,但却突然剥夺业者的饭碗。

市政局说召开对话会,但并我们没有受邀请我们参与。如今市政局也表示已进行研究,基于研究的成果才会禁止,我们也想知道这项研究的成果。

本会认为,我们行业的业者可以符合相关条件,但当局必须简化程序,无需数个月时间来申请酒牌。目前是每年4月和9月会发出酒牌,但我们需要数个月时间的程序才能更新或申请到酒牌。

此外,本会也认为,当局的这项指南对中药店及杂货店不公平,不应立即禁止他们售卖烈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