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关丹休业民宿被警方开出1500令吉罚单,华裔老板:没有营业,住的只是亲戚啊

马里奥 2021/06/06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关丹市政厅与警方执法队伍日前突击检举关丹一家休业中的民宿,在确认里面住有3名住客后,以违反关丹县加强行动管制令下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为由,向业主开出一张1500令吉的罚单。

女业主黄佩萤(29岁)披露,她是于本星期三(2日)晚上9时接到一通市政厅执法人员的来电,询问她们的民宿是否有营业,她回答说并没有营业后,对方就挂上电话。

不过,第二通来电却表示,他们发现民宿里似乎有住客,要求她开门让他们进入检查。由于她不在民宿内,也没有聘请员工,于是她致电通知当时住在民宿里的亲戚帮忙开门。

“结果执法队伍进入民宿检查,查阅包括亲戚在内的三位住客所持的身份证及MITI跨州工作批准信后,就向我们的民宿开出1500今吉罚单。”

黄佩萤申诉,她们的民宿在关丹县加强行动管制令于5月24日开始后,就暂停营业,没有接受新住客的入住。

黄佩萤今天向士满慕区州议员李健聪求助时解释说,由于在加强行动管制令下,酒店及民宿都不属于“基本服务领域”,因此她们的民宿在关丹县加强行动管制令于5月24日开始后,就暂停营业,没有接受新住客的入住。

至于民宿里的3人,其中一名是她们的亲戚,只是因为从外地来到格宾工业区工作的关系,早在数个月前就已经借宿民宿里,并非顾客。

至于另外两名同样在格宾工业区属于基本服务领域的工厂里工作的住客,则是以月租的方式,早于4月18日及5月26日开始,就长期住宿在民宿里,并且已经付费了。

“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们必须留在关丹,也有一人在加强行动管制令实施不久后准备回乡,却在半途被警方指示折返,只能继续滞留关丹。

“他们在关丹没有地方好投宿,何况所有酒店及民宿都被逼暂停营业,如果我们冒然请他们离开这里,那么他们该何去何从 ?我希望市政厅等负责单位给予通融,作为特别个案允许他们继续住在这民宿里。”

另一方面,李健聪表示,市政厅发出的有关罚单是不能享有折扣的,无论如何,他们将向当局提出争取,包括希望当局行使酌量权,以特别个案考量让3名住客继续在该民宿里留宿。

关丹市政厅公关诺卡玛华蒂披露,她们不能单凭业者的口头解释而作出任何决定,因此业者必须发函向市政厅提出正式的上诉,提供相关的文件,包括出示3名住客在加强行动管制令前已经预定房间的证据,再由市政厅考量及定夺。

李健聪(中)向黄佩萤(右)了解详情,以便给予协助。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