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辉煌的茨厂街、苏丹街,迎来一阵“倒闭风”,数十年老店被迫画上句点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敦陈祯禄路的一排店铺中,同样出现好几间店铺在招租。

茨厂街一带充满具有特色的店铺,无奈最终还是败给全球大流行。

冠病疫情和国家复苏计划的第一阶段双面夹攻所带来的“倒闭风”究竟何时停?

曾经在黄金年代辉煌的茨厂街、苏丹街的小贩,从去年就因冠病疫情而受到租金、生意与疫情的影响笼罩在阴霾底下,不少10年老店也被迫在疫情下画上句点。

承载不少人回忆的光碟和漫画书店铺也被挂上了招租横幅。

敦李孝式路转角的店铺也在招租。

茨厂街内一排店铺中,就有好几间被挂上招租横幅。

《大都会》社区报记者日前走访茨厂街时,在苏丹街、鬼仔巷一带发现至少有20间的店铺挂上招租横幅和广告,令人不禁鼻酸,感叹往日的繁华景象已不复存在。

据悉,茨厂街附近一带的部分店铺业者在去年3月前,出现中国旅客因当地爆发疫情关系,已经大大减少入境我国而出现苟延残喘的情况,少了游客的旅游区自然是“黯然失色”;一些店铺甚至是去年就已经结束营业,惟近期才挂上招租横幅。

鬼仔巷对面有一些店铺放出招租的资讯。

两间翻新装修的老店招租中。

热门店铺也没法成功出租

据了解,在茨厂街一带,店租至少需要1万令吉以上,有些店铺的租金可能更高,曾经试过有的店铺被炒到需要6万令吉的租金。然而,就算一些曾经炙手可热的店铺被挂上招租横幅,也鲜少有店铺成功出租或出售,不少业者对前景感到不乐观。

受访业者指出,由于受到疫情的打击,旅游区不再旺盛,业者面对生意剧降或亏损的窘境,但这期间业者还是需要承担昂贵的租金,惟大部分的店主却不肯减租,长久下来,一些无法再支撑下去的业者宁愿结束营业。

恢复疫前需很长时间

“据我所知,在这里的店家并不是一夕之间就倒闭,而是随着疫情和行管令的打击,慢慢地倒下。

如果是和路边摊小贩相比,店家的租金昂贵许。听一些店家业者说,他们的租金在这时期依旧没有减免,自然很难撑下去,夸张的说就算现在有很多店铺空置,但送人也没人要。

如你所见,有很多在全面封锁期间可以营业的业者也宁愿选择暂时不营业,我认为这一切要恢复到疫情前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没减租业者无奈离场

陈汝顺 (凤凰饼家业者)表示,“这边附近一带的业者会选择结束营业,无非是因为高昂的租金,毕竟一些店主在这期间也不愿意减租,以及疫情笼罩下导致生意惨淡,逼于无奈之下才选择‘离场’。

茨厂街的一些店铺几年前就出现‘挣扎’的情况, 一些业者本来就出现生意经营不善的情况,惟冠病的爆发加速了倒闭的速度,部分的招租横幅也是最近才挂上去。

我本身也将会从茨厂街的店铺变迁去苏丹街的新址,惟全面封锁期间不能装修,所以具体搬迁时间未知,一切不能急,只能按部就班,旧址结束营业之时,若还无法搬到新址,我暂打算在旧店前摆摊售卖糕饼,接订单送货。”

面向苏丹街的一家店铺挂满了招租横幅。

茨厂街已不复以往的热闹景象,恐怕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辉煌时期。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