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巫裔女孩从小学习中文,9姐妹唯一受华文教育,长大后一番话让华人都佩服

马里奥 2021/06/13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1950年代初期,在马来西亚波德申直落甘望村落里,有个巫裔女孩莎莉娜向父亲和婆婆嚷着说:「我想念华校。」

当时,父亲和婆婆脸上不禁露出「问号」的表情,他们不明白,为何连一个中文字都看不懂的莎莉娜,会向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

年纪小小却非常有想法的莎莉娜是这么想的:教育面前,人人平等。

莎莉娜说,语言能够促进彼此之间的文化交融、相互尊重。尤其大马是多元种族及文化的社会。

9兄弟姐妹唯一受华文教育

莎莉娜在9个兄弟姐妹当中,父亲是一名军人,她是家里唯一接受完整中文教育的孩子。当时,她向父亲提出念华校的想法时,父亲曾担忧:「这会否影响她未来的发展?她能否找到工作?她的英语会不会退步?」等等的疑虑。

莎莉娜在接受专访时全程以流利的中文与记者交谈,她说,她很庆幸,自己的马来语、英语掌握能力都很好,而且因自小开始学习中文,她比别人多了一份优势,也如愿成为一名优秀的翻译员。

她还记得,在她刚刚入读华小一年级时,当地有大部分华裔孩子都是讲海南话或其他方言,中文不是说得特别流利,因此,她们在学校里结伴互相学习中文,并无隔阂。

她说,「在中华公学读书的这段日子,大家都待我很好,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被区分。可能是因为我们年纪小的缘故,我们看见彼此的共同点,而不是差异。 」

尤其在小村落里,华、巫及印裔都居住在一起,种族更不会是导致不团结的因素。

语言促进文化交融

对莎莉娜而言,语言是能够促进彼此之间的文化交融、相互学习和尊重。尤其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及文化的社会,她选择学习多一种属于马来西亚人的语言,这让她在与其他种族相处时更倍添一份亲切感。

莎莉娜说:「我和我的华人好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会说中文,我们十分投契。我们讲同一种语言,那种感觉使人亲近。」

她提到,在1950年代的教育现象与现在不同,现今已有许多马来人热衷学习中文,包括她的巫裔友人也把孩子送到华小就读。

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听到小孩在父母和她面前说:「我想像莎莉娜安娣那样,我想学习中文。」

孩子们的童言童趣,对她来说是一种爱的鼓励,她的经历成为了后辈学习的榜样,她十分感动。

莎莉娜从直落甘望中华公学转校至循人学校,继续其华文教育之路,并获得小学毕业证书。照片中的莎莉娜(站者右一)与老师和同学合影。

搬家后仍坚持报读华小

沙莉娜在直落甘望中华公学五年级时,因家人搬迁至吉隆坡而被迫转校。转校的那段期间,她依然坚持报读华小。当时的她已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因此,读华校对她来说并不会构成任何问题。

大学毕业后,她加入公务员行列为马来西亚效劳。她除了在总理府成立及宣扬亲善(Muhibbah)的小组当成员,也曾在各个政府机构服务。

沙莉娜说,在马来西亚掌握三语并非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自己的母语之外,学习和掌握多一种语言,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互动。

各源流学校应享同等权利

她表示,「语言不分你我,最重要懂得互相尊重」。就如各方必须尊重马来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而学校里所学习的淡米尔文、中文、阿拉伯文等各个语言,都需获得应有的尊重。

询及她如何看待「单源流教育」和「多源流教育体系」两者时,她认为,各源流学校学生应享有同等的学习空间,不要否决马来校、华校和淡米尔学校的权利,在教育制度上,人人平等。

她以自身为例说,尽管她自小就接受中文教育,但同时,她的马来语和英语掌握能力基础也非常好,这为她日后工作和生活打下很好的基础。

莎莉娜(左)在直落甘望中华公学五年级时转校,但她时而也会重返小学探望师长们。右者为现任直落甘望中华公学校长许秀兰。

只懂一语文无法走得远

现年71岁的莎莉娜回归平静恬淡的生活,她在专访中更是以一口标准的华语谈起她的人生观及对教育的想法。

她说,现今年轻人要好好把握学习的机会,最重要是顺利完成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之后再往外展翅高飞,实现梦想之旅。

她认为,在完成政府考试以后,学子们可以有更多机会选择进入本地大学,或是出国深造。年轻人必须为自己的前途打下良好的基础。

她说,如果只是通晓一种语言,这如同井底之蛙般,无法走得更远。

「掌握多种语言的同时,也要记住自己的母语,保留属于大马多元种族的风俗文化。」

肤色非区分彼此理由

自称是「生活在两个世界」(Livein the both worlds)的莎莉娜说,你,我,她都是马来西亚人,种族或肤色不应该是区分彼此的理由。

她记得,她曾被马来朋友及华人朋友两方各别提醒,一方劝促她勿前往半山芭探望同学,因担心她是马来人而会被华人所伤害;另一方则劝告她不要进入甘榜峇鲁,因担忧她长得像华人而被马来人排挤。

「在与朋友相处的立场上,我从来不以马来人或华人区分,当同学们来我家的时候,我的母亲会很热情地招待大家,烹煮美味的咖喱给他们吃,我们相处非常融洽。」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