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局向纳吉传递破产通知书,纳吉直言已经失去大选资格,但仍会提起上诉

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开心小马,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消息指出,内陆税收局昨日已向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传递了破产通知书。

这是内陆税收局针对纳吉拖欠2011至2017年多达16亿9000万令吉务税,所采取的行动。

根据诉状,大马政府指控纳吉在2011年至2017年之间未缴所得税,并发出通知函要求他在30日期限内缴清。诉状也阐明,欠税额每年将增加10%利息。

诉状指,纳吉后来再获得60天的交税期宽限,再次增加了10%的欠税额,惟他仍是拒绝偿还。随后,税收局再增加5%的罚额,最终欠税款项为16亿9287万2924令吉83仙。

2019年8月8日,纳吉要求搁置内陆税收局的诉讼,但税收局在宣誓书援引1967年所得税法令第103条文指出,即使纳吉对税务评估提出上诉,他仍需支付16亿9000万令吉的未付税款。

高庭曾于2020年2月28日驳回纳吉要求搁置税收局向他追讨所得税欠税诉讼

高庭法官拿督阿末巴仄在2020年7月22日,在简易判决中批准税收局向纳吉追讨所拖欠税款。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直言,随着接获破产通知书,他将失去国会议员资格,以及失去在全国大选竞选的资格。

随着纳吉在面子书上证实已接获破产通知书,他也指出,接获破产通知书将面对的后果,包括失去北根国会议员资格,这意味着北根国会选区将迎来补选。

而被宣告破产的人士,也不得参与党选和选举,这意味着纳吉的政途将就此告一段落。

纳吉说,破产也意味着他将失去所有此前为政府服务时累积下来的储蓄,该笔储蓄目前用于支付其生活费以及律师费。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他在法庭中获得胜利,他也无法取回被充公的资产和款项。

他强调,即便如此,他也不会向滥用国家法律压迫他以及贪恋权势的人低头。

“我将继续为人民发声。我已经指示律师申请暂缓令,以暂缓执行刑罚。”

纳吉也邀请所有税务领域的会计师、律师和非政府团体研究此案,并给予相关意见。

“没有多少人知道,尤其是那些企图欺负和威胁我的人,在过去3年里所获得的经验,让我在面对这些挑战时越来越坚强。”

“我知道,发出破产通知书的意图已经超越了司法程序和执法程序。”

他指出,早在巫统代表大会结束时,他和数名领袖就已经收到了一些指控,因此他怀疑,有可能有人为了即将到来的党选而暗中与敌人妥协。

“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仓促行事将会引火烧身,因为这证明了我长久以来怀疑的一件事,就是有不只一个势力好比‘看不见的手’,想要在巫统掌权,进而入主布城。”

他强调,他将坚决与任何一个企图欺负和恐吓他的势力抗争到底,以终结背叛巫统的“传统”。

“我向叛徒传达一个讯息,如果你真的相信这个计谋会成功,想想人民该如何,想想你们在做什么。”

“容我提醒你们,巫统并非属于某些人或是党派还是有职位的人,反之,巫统属于百万名为了党的生存和初衷而奋斗的基层。”

他也指出,内陆税收局发出破产通知书的举动,是来自于财政部长“上司”的指示。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在去年11月曾与我见面,以了解我为何强烈提出提取雇员公积金的建议,而当时他也被汇报了这宗追税案。”

“他在得知我所收到的款项是政治献金,并已经归还给沙地阿拉伯后,他要求内陆税收局与我商讨解决方案。”

“然而,上周他的‘上司’(boss)告诉他,不要再插手此事,并全权交由‘上司’处理。谈判就突然停止了,我收到了破产通知。”

纳吉解释,这笔税款是来自他用于接收捐款的户头中的30亿令吉,以及从沙地阿拉伯财政部直接汇入的6亿4200万令吉。

“其中,有26亿令吉已经在收到该笔资金4个月后,归还予沙地阿拉伯,这些都已经在法庭获得证实。”

“即使担任首相一职,我依然不遗馀力地缴纳所得税,但这笔被指拖欠的17亿4000万令吉税务是额外及不合理的罚款。”

他补充,此前内陆税收局曾发表声明,指政治献金是无需征税的,而且该特别户头中的款项,都已经用于企业社会责任和政治目的,而不是个人目的。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快点戳戳我的小名字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