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求职时、租房时总会遇到的种族歧视,招租广告:“只限华裔”或“只限穆斯林”

开心小马 2021/05/09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开心小马,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任何人若因为另一人的种族身分,而对后者作出有别于他人的待遇,便是种族歧视。在情感上的反感厌惡、认知上的抱有成見、意向上的疏远排斥,都属于种族歧视,并且活生生的表现在我们生活环境的各个层面。

我们可能对某个种族的刻板印象感到熟悉,却很难感受某些族群如何因为自己的种族或语言能力,而丧失工作、甚至是租房子的机会。

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院 (IDEAS) 发布的社会实验影片中,召集6名不同种族和生活背景以及互相不认识的人,回答这些可能在平日难以启齿的种族课题。

IDEAS发布社会实验影片

每年的3月21日,是国际消除种族歧视日,本地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院 (IDEAS) 发起“Kita Bukan Kami”的宣导活动,旨在促进包容、平等和反歧视的全球文化,并呼吁所有人挺身而出反对种族偏见和不容忍态度。

由IDEAS发布的社会实验影片(Sama-Sama项目)也在该日同步首播。

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首席执行员杨淑雯说: “任何形式的歧视,无论是基于种族、宗教、性别或其他因素的歧视,总是源于对他人的缺乏了解,导致产生怀疑和恐惧。这种恐惧的障碍正是我们需要克服的。”

在第一集影片中,6人需根据Sama-Sama项目的3个遵守指标作答: 用同理心聆听、诚心分享个人经验、敞开胸怀接受别人想法。

参与者手上会有一张卡片,若赞同卡上所写的东西,参与者便喝一口饮料,另则不喝。

六位不同种族和生活背景的陌生人, 以同理心为基础讨论种族课题。

种族或语言能力影响求职

卡上写著:“我曾因为我的种族或语言能力失去工作机会。”(两人喝饮料)

印裔安加恩披露:“毕业后我尝试各种途径找工作。我通常通过JobStreet申请,或向雇主发送履历表和求职信。

他们通常都对我的履历感到满意,可是随后却会问起我的种族。”

“我说我是印度人,他们就回信说,对不起我们不感兴趣。”

在这之前,已经有些本地学者针对私人界的种族歧视进行研究。最近的一项是由马来西亚治理与政治研究中心(Cent-GPS)于2019年发布的。

研究者针对500个招聘启事发送3829个工作申请。对于每一个职位空缺,他们发送以下7位求职者资料:2名巫裔女生、1名巫裔男生、印裔各1男女,以及华人各1男女。

在这7位求职者的简历中,他们都具有相同的学位,都获得相同的等级和成绩平均积分(CGPA),一样从本地的一所私立大学毕业,以及接受了3个月的实习。

詹姆斯表示,假设工作内容以中文为主,雇主自然会倾向于聘请本身就熟悉该文化的人。

雇主主观和种族认同影响征聘

重点是,他们都能以用英语、马来语、以及中文来进行交流。 从字面上看,这7个简历之间的唯一区别是他们的名字和肤色。

实验结果赤裸裸地反映现实:其中两位华裔男女求职者获得了比同龄巫裔和印裔还要多的求职回复。

研究种族歧视的实验其实是充满各种复杂性的。这源于雇主主观的表现和种族认同,以及影响申请者被聘用的其他因素,包括他们自身的资格对应。

回到Sama-Sama项目的影片,身为咨询助理的法迪利表达自己曾遇到相同的经历。

“他们不会说需要会说中文的人,而是直接说只请华人。所以从我的观点出发,我根本没必要尝试了,甚至会产生恐惧感。”

招聘经理:种族要求有根据

身为餐饮业招聘经理的詹姆斯则认为雇主在招聘启事中提出种族要求是有根据的。

“假设你的工作内容是以中文为主,雇主当然会倾向于聘请本身就熟悉该文化的人。如果你连电邮内容都看不懂,这岂不是一个问题?”

麦莎拉建议,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在招聘启事中阐明,为什么雇主需要聘请说特定语言的人群。

企业各自有文化特色

另一张卡上写著:“把种族列入工作申请表是种歧视。”(4人喝饮料)

一个人若无法靠著自身努力获得就业机会时,往往将会导致他无法顺利于社会上立足。倘若是有家庭的人,有可能影响到的则不只是他自身。

如果雇主只凭个人喜好,用和专业无关的特质条件来决定求职者或员工的劳动条件,造成不公平的竞争,这就是所谓的就业歧视。

影片中广播工程师和电视节目主持人迪森因此发言,他认为企业很多时候已经建立出自己一套的文化特色,而很不幸的是这取决于员工的种族。

“我曾在一家公司实习,95%的员工都是印裔,每人说著淡米尔语。当然发电子邮件还是使用英语,但团队的合作精神是多么的重要,这建立在淡米尔语的对话上。”

“公司不会冒险让其他种族加入,求职者也不会想破坏团队原有的合作默契。”

安加恩表示,通常雇主都他的履历都感到满意,但知道他的种族后便却步。

会计师麦莎拉不同意迪森的看法。她认为若要走向全球化市场,每个人都应该受到平等对待,雇主更应该针对求职者能提供的服务能力来聘请员工。

“我觉得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在招聘启事中交代,为什么你需要会说特定语言的人群。譬如可以解释这是为了方便与特定国家的顾客交流,而不是直接说明只请某个种族的人。”

在此,安加恩提出顾虑,认为语言要求会被雇主利用来伪装自身的种族主义倾向。

拿督三苏丁则直言,理想情况下我们居住环境应该含有各个种族的人,但很不幸的是这并不是马来西亚原先的设计。

语言要求不应标签种族主义

大马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拿督三苏丁也是其中一名参与者,他则认为不应该因为雇主提出某种语言要求,就把该企业标记为种族主义者。他相信语言上的要求一定有特定目的。

“企业希望拥有特定的语言能力来与潜在客户打交道。我不认为设定会被滥用,因为这是完全合法的。”

屋主依种族挑租客不合理 

卡上写著,“屋主以种族来挑选租客是不合理的行为。”(4人喝饮料)

业务分析师宾卡拉炎(Pingalayen Rabinthra Kumar)曾于2020年分析网站ibilik.my截至去年10月的9956个产业出租广告。

根据他分析的数据,ibilik.my的45%产业出租表明拒绝印裔,只有19%的人接受印裔。有37%则没特别阐明种族喜好,这意味他们有可能拒绝印裔。

法迪利分享,他刚来吉隆坡找房子时,发现很多屋主只欢迎华裔和印裔。

隆市中心房子多拒租印裔

他也发现越靠近吉隆坡市中心的房子,就越抗拒印裔租客,而其他地区如沙亚南、赛城等,就比较开放给印裔。

很多华裔不愿意把房子租给巫裔和印裔,原因是刻板印象认为他们会拖欠房租,或把地方弄脏。如果是华裔房东和房客一起住的话,不少房东几乎不可能租给非华裔。

当然也听说过不少有“非华裔不是小偷就是骗子”的偏见,巫裔也未必愿意把房子租给“不洁净的非穆斯林”。

根据信仰出租房屋非不公

影片中拿督三苏丁表示,他认为产业屋主根据种族出租显然是不公平的,但若根据人的信仰来出租又不同。

“穆斯林屋主出租房屋给非穆斯林,对方退租后屋主是需要再次进行洁净工作的,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一件事。”

来自柔佛的法迪利则表示他刚来吉隆坡找房子时,看到很多便宜的选择,但发现很多屋主只欢迎华裔和印裔。

他尝试申请,但这些屋主基本上甚至都不给他任何答复。

建议制定租客需遵循规则

他认为最好的方式是避免列明某个种族或宗教,而是制定租客需要遵循的规则,例如不能在房子煮非清真食品。

“这也让租客考虑他们是否会因为这些规则的局限而影响自己的日常生活。只限某个种族,某种程度上是在建立刻板印象。要知道并非所有穆斯林或华裔都注重卫生。”

麦莎拉分享她的个人经验,她曾与一位索马里英国人住在一起,两人都一样是穆斯林,房子里有其他种族的租客。

“我们事先跟屋友阐明穆斯林有特定的饮食要求,不能吃猪肉或猪油。他们都能明白,还特地划分冰箱的食物分配部,告诉我们哪里是有猪肉的我们千万不能碰。”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种族歧视不应该发生,因为无论你是什么种族或宗教,大家都可以找出和平生活的方式。”

社会处处可见歧视行为,很多招租的广告开门见山写着“只限华裔”或“只限穆斯林 。

迪森认为多数公司不会冒险让其他种族加入,求职者本身也不会想破坏团队原有的合作默契。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