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拍照推广挂白旗者真的是帮助吗?陆兆福:行善不只是物质援助, 也要保护受惠者自尊

马里奥 2021/07/03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为求助者送上物资的同时,不要忘了顾及他们的感受和自尊。”

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受访时指出,冠病疫情打击让不少家庭陷困,但在为这些有需要的家庭或个人送暖的时候,其中一项绝对不能忽略的事,就是照顾对方的感受和维护他们的自尊,因为没有人会希望把自己最落魄的样子曝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尊心,而每个人的自尊心强弱都有差别,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住在一次求援后,身份、照片和住处等资料,都被摊在社交媒体等平台上,任人“围观”。

陆兆福指出,求助的管道可以很多,援助他人的方式也可以分为很多种,而他最忌讳的就是在援助之后作出高调宣传,因为他觉得这样的举动非但不会起到正能量,反而会让对方在接受帮助后,沉浸在不必要的尴尬里,甚至感到难堪或质疑援助者的诚意。

“援助一个人的初衷就是一份善意,在自己能力范围能级的地方,为向我求助的人伸出援手,这些并不需要额外的宣传,不需要公布他们的样貌和资料。”

询及近期不少网民似乎忽略了“竖白旗”活动的基本意义只是让受困者多一个管道求助而已,并不是成为曝露他们住处、身份和样貌的方式,陆兆福直言,面对竖白旗求助的民众,施援者更要小心的确保自己不会在援助的过程中,打击对方的自尊心以及为他们造成其他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竖白旗在战争中有‘投降’的意思,所以响应的人可能拿出了许多的勇气,压下了自己强大的自尊心才会以这样的方式去对外求助,所以他们的感受必须被顾及。”

他说,不难发现有不少网民在竖白旗活动于社交媒体上传开后,似乎把这项活动误以为是一项新“潮流”,一窝蜂的去援助之余也不忘拍下不少求助者的照片,这些举动似乎是忘了“竖白旗”意味着一个人对生活的“投降”,是被困在苦难中的人,提出勇气释放出的求救信号。

“我这么说不是要贬低任何人,也不是要去质疑援助者的善意。只是我认为这样的方式,或会让受惠者感到不适和难受,因为我们不会知道,在这之后他们会面对怎样的生活情况。会不会遭遇一些奇怪的眼光?会不会因此而觉得自己自尊受打击?”

陆兆福强调,竖白旗只是一个释放求助信号的管道,但没有看到白旗竖起,不代表就没有需要援助的人,只是他们选择通过其他方式求援。

“全面封锁在6月1日启动后,我和森州的希盟议员们就开启了各个方式的援助。但不管是用哪一种方式援助,我都会尽量让自己做到照顾受惠者的感受和自尊,因为我知道要跨过那道坎去求助,并不是易事,我也希望他们能感受到我的诚意。”

陆兆福说,冠病疫情袭击以来,确实有不少人需要援助,以芙蓉国会议员服务中心的上门领取粮食计划来说,6月1日至30日就援助了2600户家庭。

“到服务中心求助的人都很多,每天平均都会有百多人来领取粮食。这些获得粮食的人士,我们都不会故意要个别拍他们的照片,我们甚至希望能尽量减少他们逗留的时间,因为疫情严重要避免群聚。”

他指出,尽管脸书偶尔会有受惠者的照片,但那些照片的作用主要也是用作向赞助人及民众交代,他已经把这些援助分发出去,而不是为了个人宣传。

“服务中心的义工若是把物资送上门,他们会拍照做记录,但那些都是一些工作证据,而不是用作宣传用途。”

他强调,要援助他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提供最方便直接的管道,如脸书的留言信箱,就是最直接的方式。

“不是每个人都能去我的服务中心,不是每个人都有我或助理的联络号码,那最直接的就是在我的脸书发私人信息给我,只要能力可及,我必会帮助。”

陆兆福说,每一个晚上他都会亲自阅读脸书信箱的信息,再根据求助者的区域及所需,转告相关区域的议员或村长援助。

“不管是哪一区,甚至是其他州的,我看到了,都会通过正确管道为他们作出安排。但是这些我不会刻意去放大。”

他举例,近期也有不少需要奶粉、纸尿片等物资的单亲妈妈私信求助,他也都安排了义工或助理援助,可是援助之后并不会以这些个案作为宣传工具。

陆兆福这期间也会通过村委、清真寺等其他团体单位发放粮食援助有需要的人和家庭。

为了方便市民减少群聚,芙蓉国会服务中心之前也以“食物送到家”的方式,通过义工送粮食。

6月1日至30人期间,芙蓉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援助的家庭有2600个。

竖白旗求助的活动启动后,不少网民都会把竖白旗者的地址、身份和资料毫不保留的全数发上社交媒体。(示意图)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