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他被称为“永不破产的巨人”,被人称作“idiot”也没有生气,于是成就了后来享誉全球的大酒店

小新马 2021/05/10

大马資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他常驻富豪榜几十年,率先投资中国,而且持续做多中国,他是海外华商中分享到最大“中国机遇”的赢家。但他却被称为“不霸道的霸道总裁”。

他就是郭鹤年。

作为“不败”的商场圣斗士,郭鹤年从骨子里就带着谦谦君子般的温柔和教养。也就是这样的处世之道,让郭鹤年在事业上常有贵人相助。

第一家酒店建成的时候,郭鹤年却为名字伤透了脑筋。恰好有位法国朋友问他:“想好名字了吗?”郭鹤年把自己费尽心思想出来的名字告诉他,没想到这位法国朋友毫不留情的否定了他:“idiot(笨蛋)。”郭鹤年当时就有点火大。

当时的郭鹤年已经是颇有名望的企业家了,听惯了奉承的漂亮话,突然的一句笨蛋当然让他怒火中烧。

但是郭鹤年强压怒火,没有发作。“我吞了一口气,问,假如我是你的话,会取什么名字?”

“香格里拉吧。”郭鹤年听到这个回答就冷静下来了。

香格里拉,香格里拉,让人想起那个祥和又静谧的世外桃源。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好名字,而后这个名字享誉全球,成了赫赫有名国际大酒店的代名词。若是当初了郭鹤年争那一口气,没平和的继续谈话,那么就不会有现在的香格里拉了。

郭鹤年就是这样一个“不霸道的霸道总裁”,做生意时雷厉风行,为人处世却谦逊有礼,就是这样的“反差萌”让他广结好友,成为商界少有的“不败战神”。

“要用胆量对生意,不要用胆量对人”这就是郭鹤年“不败”的秘密。

永不破产的巨人

郭鹤年出身显贵,父亲郭钦鉴创办的东升公司实力雄厚,在其离世之后政府特意将一条街命名为郭钦鉴路,家族影响力可见一斑。

郭鹤年还曾在鼎鼎大名的莱佛士学院读书,在这里结识了后来成为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的敦·阿卜杜勒·拉扎克,与后来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但他并非纯靠家世的“富二代”,在父亲离世之后,25岁即扛起了家族企业的大旗,

郭鹤年信奉一个原则,任何生意都有风险“怕,就永远当穷人。”正是靠着极度敏锐的商业嗅觉与大胆激进的操作,郭鹤年成就了一个个神话:

初出茅庐,一战成为“亚洲糖王”: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后,英国商人曾经占领的市场瞬间出现了真空,郭鹤年瞅准了国家糖业完全依靠进口的现状,大胆向家族成员建议,把全部资金投入炼糖业。在旁人纷纷觉得风险太大的情况下,他仍然力排众议大举进攻制糖业,他顺利向政府租借到大片土地,开垦成甘蔗种植园,大大增加了原料来源。在盯着糖业生产的同时,时刻关注着销售市场的变化,在变化来临时,他大胆决策,赶在世界糖价上升前,大举在国际市场收购白糖,并投资糖期货贸易。

到20世纪70年代,在国际市场上每年上市的1600万吨糖中,郭氏企业集团控制了10%左右。在马来西亚的糖业市场上,郭氏企业则占到了80%的份额。而在国际商场上每年上市的1600万吨糖中,郭氏企业控制了其中的二十分之一,郭鹤年成了“亚洲糖王”。

糖业称霸后,又成“酒店大王”:上世纪七十年代,亚洲经济步入快速复苏阶段,经常飞往世界各地的郭鹤年敏锐地察觉到酒店作为商旅基础设施的机遇所在。1971年郭鹤年投入1亿马币,在新加坡创建了第一间豪华酒店,取名为“香格里拉”,英文:Shangri-la(世外桃源的意思)。定位于高级酒店的香格里拉酒店一炮而红,郭鹤年果断在马来西亚、泰国、香港、斐济、汉城、缅甸、沙特阿拉伯、斯里兰卡、菲律宾以及中国大陆各个地区广泛布局。

渐渐地,香格里拉成为了财富阶层认同的高端名片,也成为了衡量亚洲酒店服务的一个标尺。比如“亚洲人的待客之道”,就发轫于香格里拉酒店,风行于世界。

但与此同时,他又坚信“打大算盘,不打小算盘,要赚长久的钱”。也正因此,他早早布局了投资环境尚不完善、需求也尚未激活的中国市场,包括金龙鱼、国贸等等。

1974年,郭氏兄弟旗下的嘉里集团在中国成立了嘉里粮油中国有限公司,以知名食用油品牌“金龙鱼”成功打开了中国市场。1984年,嘉里集团斥资5亿美元在北京兴建当时最高的建筑国贸中心,成为北京CBD的地标性建筑,成为当时外资在中国内地投资最大的一个项目。郭鹤年成了北京最大的包租公,可出租面积约为110万平方米,一年能收租1900万元,地皮价值2000亿元。

“要像种树那样,一颗树种下去要好多年才能摘果。”在郭鹤年重点押注中国市场时,引来了海外赚得盆满钵满同行的质疑、嘲讽,但是当年少赚了一点快钱的他,现在却收获了几十倍的回报。

“一旦看清楚,马要跑得快,你能看到的,别人也能看得到,要抢在他前面。”除了卓越的眼光,郭鹤年的成功更有自身的努力,天资聪明的他,一生都在只争朝夕。

“我相信比我聪明的对手有好多,但有的人聪明,却比较散漫。我做16个小时,而且很快很快,他做8小时,还悠哉游哉,他怎么和我竞争。”

比如在伦敦运筹食糖贸易期间,他白天拜访多家客户,晚上则请出其中一家和自己吃饭,“把他脑袋里面的信息和情报拿出来”。回到酒店之后,他则综合当天的情况写电报给新加坡同事,告诉接下来要怎么做。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有人比你聪明,而是那些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努力。

豪门家族:

自曝父亲养小三、邓丽君差点成他儿媳妇

说到这种富豪家族,“豪门恩怨”自然是绕不开的一个话题。自小郭鹤年对自己的老爹非常不满,还在自传里吐槽父亲养小三、玩赌博,他如此说道——

“那个年代很多成功华商,就如母亲的这位新婚丈夫一样吸食鸦片,沉迷赌博,包养情妇。到大约1921年,父亲已经积累了约50万马币的财富。他从社会最底层白手起家,辛苦打拼,好像靠自己的努力征服了全世界一样,当然有权尽情去享受人生。”

所以郭鹤年从小就对父亲没有什么好印象,一直都是母亲在教育他,从小到大,如果调皮捣蛋或者做了错事,母亲就会用藤条打他的屁股。

在郭鹤年成年之后,也一直事母至孝。无论在外人前有多么潇洒风光、霸道肆意,但回到家中,永远唯母亲是从,做母亲的”乖儿子“。

至于郭鹤年本人,虽然有两房妻室,总共为他生下了八个子女,但两个妻子并非共存,好像一直没有闹出什么大的绯闻。

不过到了他的子女这一代,就有八卦可讲了,在郭鹤年的子女之中,最为人所知的是郭孔丞,其曾与著名歌星邓丽君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恋情,差点就能终成眷属,但在男方家中压力之下被迫分手。

郭孔丞与邓丽君两情相悦,并在香港的香格里拉酒店举行了订婚仪式。但当郭孔丞的祖母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她并不喜欢艺人出身的邓丽君。在传统的观念里面,女人就不应该抛头露面,而且戏子跟妓女一样都是下九流的人物。

由于郭鹤年事母至孝,于是提出了不少要求,据说写满了好几页纸张,其中就核心的就是让邓丽君放弃自己的歌唱事业。

邓丽君左右为难,最后只能放弃了跟郭孔丞的婚姻,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歌唱事业。之后她自暴自弃,最终导致一代巨星早早就魂归天国,令人惋惜。

如今,郭鹤年已经是96高龄,其家族继承的问题一直饱受外界关注。在后辈之中,郭鹤年最为器重以及看好的不是自己的儿子,反而是侄子郭孔丰。后者在内陆名下共有6家公司,其中就包括即将上市的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益海嘉里”中,郭鹤年创办了“嘉里”一系;而郭孔丰创办了“益海”一系。

叔侄两人曾在同一市场上在市场上短兵相接、激烈竞争,但后来则走向联合,通过并购重组缔造益海嘉里集团,由二人合力发展壮大为全球三大粮油集团之一,打破了一个半世纪以来由欧美企业主导和控制国际农产品的市场格局。

郭鹤年曾在家族会议上评价,侄儿郭孔丰是更好的接班人。“有者愚蠢,有者卑鄙,但他是最聪明的。”

风起于青萍之末。虽然如今金龙鱼看起来仍然是风头无两,不过未来如何还是未知之数,郭孔丰能否顺利接下老爷子的重担?“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是否也会在郭氏家族上演?金龙鱼是否能永远霸占粮油一哥的地位?让我们拭目以待。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大马資訊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