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马通过改良版连花清瘟药品?中国以岭药业:与我无关,未授权大陆以外国家生产

马里奥 2021/06/13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最近获得卫生部国家药剂监管局(NPRA)批准注册的连花清瘟(改良版)胶囊,是由本地保康制药厂有限公司(White Heron Pharmaceutical)在本地生产,并采用几乎类似的名字和商标,实事上它跟中国以岭药业研发的连花清瘟胶囊,是完全不一样的商品,两者也毫无关系。

本地唯一获得中国以岭药业授权代理连花清瘟的代理商胡嘉宽指出,他今早与以岭药业联系后,大家皆认为外观包装那么相似的做法很不应该,以岭药业那里会适时采取法律行动。

连花清瘟胶囊与颗粒是中国以岭药业研发的专利产品, 于2004年5月在中国获准生产上市,也是当时治疗SARS流感的一种中成药,主要成分为连翘、金银花、炙麻黄、薄荷脑及甘草等。

连花清瘟去年因冠状病毒病疫情,引起本地大众广泛讨论。据悉,在常规治疗中可用于治疗冠病引起的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不过,由于它含有麻黄,因此尚未得到国家药剂监管局(NPRA)注册批准。

连花清瘟至今未受马承认

而日前被许多人误会已经受到当局批准的,其实是由本地保康制药厂所生产的中药,它跟原版的连花清瘟同样是胶囊型与粉状型,并且也取名“连花清瘟”,因此让人感到混淆,以为是同一产品。

本地药材与保健品进出口商胡嘉宽说,他也是目前唯一受中国以岭药业获准代理连花清瘟的本地代理商。

他从去年6月份开始向国家药剂监管注册连花清瘟胶囊,无奈依据大马1952年毒药法令,含有麻黄成分的连花清瘟至今仍未受该机构承认。

总代理:没强调跟以岭药业一样

保康制药厂有限公司营销总监蔡志权回应,他们只是制药厂,产品包装设计与商品名字由他们的总代理Nutriva医药产品公司决定。

Nutriva公司总经理张伟汉提到,(改良版)连花清瘟胶囊共有14种中药成分,而“连翘”和“金银花”是主要的两大中药成分,“连花”因而得名。

“我们没有强调这个产品跟以岭药业的一样,虽然里面的成分大概有90%相同,但中医的成分就是这样,相差不多。”

“我们的产品跟以岭药业的连花清瘟胶囊摄取的方式也不一样,他们的是一天吃12颗,我们的只需要吃6颗,因为我们的溶质质量是500mg,他们的只有350mg。”

以岭药业将采法律行动

中国石家庄以岭药业今晚发表声明指出,马来西亚保康制药厂有限公司生产的改良版连花清瘟胶囊与颗粒,与石家庄以岭药业无关,并强调连花清瘟仅在中国大陆生产,从未授权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区域生产。 

石家庄以岭药业针对马来西亚国家药品管理局(NPRA)网站公布的两个产品,分别为(改良版)连花清瘟胶囊与新连花清瘟颗粒,它们的注册号码分别为MAL21056079T与MAL20116036T,注册证书持有者与产品生产者都是保康制药厂有限公司(White Heron Pharmaceutical )一事,发表声明指出,此产品与以岭药业无关。 

有关四点声明如下:

(一)我司研制的创新专利中药连花清瘟(Lianhua Qingwen),其处方、工艺、检测方法与适应症等均已获得中国专利保护。连花清瘟胶囊是我公司在马来西亚的注册商标,以岭药业享有专用权。

该商标的申请号为TM2019017122,保护期2019年5月13日到2029年5月13日。我公司在2020年7月21日向马来西亚知识产权局同时提出了“Lianhuaqingwen”、“连花清瘟“商标的申请,目前在审查中。

连花清瘟仅在中国大陆生产,从未授权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区域生产。在中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救治中,以我司连花清瘟为代表的三药三方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WHP New Lian Hua Qing Wen Capsule”与“WHP New Lian Hua Qing Wen Granule”两个产品,与我们无任何关系。我司也从未与White Heron Pharmaceutical Sdn Bhd有过任何接触,而从未发生过任何形式的合作。

我司未曾向White Heron Pharmaceutical Sdn Bhd进行过任何知识产权授权及信息披露,包括但不限于处方、工艺、检测方法与适应症等方面。” 

(三)截至2021年五月末,我司连花清瘟产品在全球23个国家与地区获得注册批文或进口许可,其中不包括大马。在马来西亚的注册正在积极推进中。”

(四)一旦我公司连花清瘟产品在马来西亚注册成功,我们将及时发表声明,告知广大消费者。”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