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完全没补习,经常打工帮补家用,孝顺“炒粉妹”STPM满分

马里奥 2021/07/04

关注大马资讯,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马里奥,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陈倍诗初中三那年,爸爸患上肾病,原本优渥的生活出现变化,虽然父母不说,孩子们要什么还是可以买什么,但从妈妈停止购买衣服和香水的举止,还有她自己不花钱、都花在孩子身上的行为,倍诗觉察出异样,也感到心疼。她暗暗想:我要省钱,要赚多一点钱,帮轻家里负担。

原本要买东西就和父母开口的她,开始出外打工赚钱,每个星期会去逛街的习惯也停止。“有人说还没有出来做工就是花父母的钱,说得理所当然,但我不这样想。没能力赚钱,也不要一直乱花妈妈的钱,否则好像不太对。”

打工赚钱送母礼物逗开心

她打过的工不少:点心楼、云顶、托儿所,赚到的钱除了供自己缴学校费用,看到家里需要什么也会自己掏钱,不再和妈妈伸手。母亲节或妈妈生日,她向来都不会买礼物送给妈妈,毕竟还是中学生,没有经济收入;但打工了后有了储蓄,她开始以此作为“借口”,送上各种礼物,就是想逗妈妈开心。

这些礼物有时是妈妈不再舍得花钱购买的香水,让妈妈回味一下;有时是按摩椅,因为妈妈是炒粉档小贩,站久了手脚麻痹;甚至还送过一台新手机。倍诗心疼地说:“妈妈的电话很卡,却不舍得换,一直说还可以用。连我们的手机都换过几次了。”

妈妈在拱桥新村茶室里炒粉,每星期要洗肾3天的爸爸如今也到档口帮忙妈妈。倍诗从小就被邻里唤作“炒粉婆的女儿”,简称“炒粉妹”;这名懂事的炒粉妹中六完全没补习,2020年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成绩出来,她自己也吓到:是满分4.0。

有感生命脆弱 珍惜家人倍诗爸爸陈添富患病前是泥机司机,赚到的钱足以让家人过舒适生活,是可靠的一家之主:妈妈和孩子们每个星期都去逛街,根据“想要”而非“需要”买东西,妈妈买衣服包包香水,孩子们就买年轻人的玩意儿。

爸爸病后无法再工作,家里重担落在妈妈张琦媚身上。倍诗这名家中老大开始觉得,自己应该节俭,不能继续挥霍下去。“爸妈口中没说辛苦,但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家里环境没有那么好了。如果我不努力,他们就得一直辛苦下去。”

妈妈以前偶尔会买香水,有的拿来用,有的供收藏。现在妈妈已不再把钱花在香水上,一些原本收藏舍不得用的也“开封”了,让倍诗更感心疼。

至于爸爸,在倍诗眼里,是很坚强的爸爸。早前爸爸盲肠炎,去医院检查才发现,爸爸都说不痛。自从他患病后,倍诗更感生命脆弱,对家人也更为珍惜。

升上中六 努力读书倍诗的PT3和SPM都没有考获全A,她坦言,上了中学后比较懒惰,即使是爸爸患病后,也好像一直努力不起来,一来可能颓废太久,二来身边同学都很优秀,自己似乎永远追不上,成绩也越来越差。

到了中六,就读打昔路国中的她从理科转到文科,开学时老师说了一句:“你们来中六的学习内容将和过往完全不同,是全新的开始”,这句话让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可以重新再来。

“上课第一个月,我也感受到不一样,中六课程和中学的完全没连接。中学时如果你前部分不明白,下部分也不会明白,但中六不一样。”

这一个因素,加上学校老师的尽心尽力,以及家里的环境因素,让她以STPM平均积分3.5为目标,以便让自己有足够优秀的成绩,可以申请公立大学,为家里节省一笔。

接下来,倍诗希望可以如愿进入经济系或教育系就读,志愿是当教师,因有感教师这份职位的神圣,也觉得教师是铁饭碗,希望日后可以稳定工作,也可以帮忙家里。

一家人出游,开心都写在脸上。前排左起是倍诗和弟弟倍康,后排左起是爸爸陈添富和妈妈张琦媚。(档案照)

倍诗(左)和妈妈有着好感情。眼看着妈妈以前会买的奢侈品现在都不再舍得买,对她和弟弟却从无二话,就让她为妈妈感到心疼。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大马资讯,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